第一百零四集
賜夢者 (23/11/03)


專題主講

魏肯生博士 Dr. Bruce Wilkinson

蕭安珀的介紹:

早,多美好的一天,今天我們將有美好的崇拜。今早魏肯生將為我們介紹、分享。

家父已身在意大利,他前往羅馬參加德蘭修女的宣福禮。他在那兒必定有美好的經歷。回到今早,我們有魏肯生。他是「雅比斯的禱告」的作者。他是,我們都感到很興奮。他又寫了一本新書,名為「賜夢者」。

魏肯生,回到水晶大教堂。肯生,神愛你,我也愛你


嘉賓講員牧師:魏肯生

各位,早!我想跟大家談談夢想,世上有許多講及夢想的地方。我認為這裡最合適不過,因為蕭博士正是講論活出夢想的創始人。我這樣告訴安珀。我說:「若令尊是創始人,那你是甚麼呢?」他說:「肯定不是女創始人,我是蕭安珀。」

今天我想跟你講講你的夢。你心的那一部份。若你容讓你心去思想它,你會為它激起情感,是那種夢想。我若擁有全世界的金錢,我就甚麼都能做。這正是我的心意,那就是你的夢。這聚會完結前,你們有些人會有所突破,以你從不認為可能的方法邁向你的夢想。

因為就某種意義而言,最偉大的作夢者,天上的神,祂也有夢想,稱為祂的計劃。從永恆的過去到永恆的將來,祂在這裡,在這計劃有份。從甲點到乙點,祂要在地上,在時空裡完成的事。祂把這放在這手中,藉這手祂開始塑造人類,給他們恩賜、能力、熱情、渴望、軟弱。祂把那夢想放在這人裡面,跟隨那夢想的人不單取悅天,他們愛自己的生命。

我在世界各地演說,看見各式各樣的人,到訪各地不同團體。我都會問:「你們認為這國家裡跟隨自己夢想而行、活出自己夢想的人,佔多少百分比?猜他們怎麼說?」他們說:「百分五到十。」今早你同意這說法嗎?意思就是坐在這裡有九成人。也許不是這裡的九成,但在大多數地方,人把夢想埋葬。他們看不見自己的夢。當人這樣做,有事情會發生。當你禁止你的夢想實現,你生命的一部份會離開。若不留神,你會把它深深埋葬,以至你甚至不相信它存在。或為時已晚,永遠不會太晚。或許你說,我不真正相信夢想這回事。

我跟一位荷里活製片家有過一段類似的對話,我們共進午餐。我嘗試說服他,每個人都有夢想。他說:「肯生,聽著!你也許有夢想,我也許有夢想,但別告訴我這餐廳裡每一個人都有夢想。你不是真相信的,對不對?」不久,一位女侍應走過來。我開始想,如何讓我的朋友明白人人都有夢想。

於是我對這女子說:「點菜前,我可否問個問題?你做的是否你夢想自己會做的。」如果是的話就太好了,但也許不是。「你夢想過自己會做這工作嗎?」她說:「沒有。我沒夢想過自己會做這工作,我本想當護士。我會作一個真正的好護士。」我說:「你想當護士多久了?」「我還是小女孩的時候已經想當護士了。我媽是護士;我姐姐是護士;我阿姨也是護士。我以前總會玩扮護士,而不是扮醫生,我想成為一位護士。」

我說:「如果你能立即成為一位護士呢?」她說:「我會很愛做護士的。」我說:「那麼,為何你沒做成護士呢?」她說:「我讀護士學校時談戀愛了。」我說:「那也不應阻止你成為護士的。」

她說:「我們有了兩名孩子。不久,我們再也無法負擔,於是我輟學了。年月消逝,現在我兼兩份工作。」我說:「你現在仍然想當護士嗎?」「是的。」「這一刻是甚麼攔阻你成為護士呢?」她說:「我得重返校園。」「為何你不重返校園呢?我沒錢為兩個孩子請褓姆。」我說:「如果你有錢請褓姆呢?你會重返校園會成為一位護士嗎?」「我很想成為護士。」

我說:「讓我問你一個不尋常的問題,你相信神希望你成為護士嗎?」她望著遠處一會兒。她說:「我想祂希望的。」我說:「如果神想你成為護士,你也想當護士,現在又有辦法讓你成為護士,你會想到誰能免費當你孩子的褓姆?現在就能做的呢?」她幾乎哭起來。她說:「我媽媽。」

我說:「我以為你媽媽是護士。」「不,兩週前她退休了。她很愛我們的孩子,她大概會資助我。」我說:「那麼你的學費有著落了,也許你應該這樣做。」我看著坐在對面的荷里活製片家朋友,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也張得大大的。他一直搖頭。他說:「若你告訴我發生這種事,我絕對不會相信,但現在我卻是親眼看見。

我轉向那女侍應。那一刻,在她身後,那邊的雅座剛有人坐進去。她轉過身去,恰好是她要好的朋友。她離開我們,放下便條紙簿,坐進那雅座裡。開始哭著說:「我要當護士。」就在我的眼前。

三晚後我在紐約巿一間會所,一群華爾街商人邀請我演講。如果我看得見他們的話,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便很快樂。我跟那些位高權重的人圍坐桌前,開始談到他們的夢想。我身旁的男士有一個夢想,就是擁有自己的電視節目。他要做司儀,他很了不起。我繼續跟他交談。我說:「你想擁有自己的電視節目多久了?」他說:「15年了。」我說:「15年。」「你甚麼時候要去做?」「我不曉得,當神容許我做的時候吧!」

我說:「先生,別怪責神不成就你的夢想。你相信神想你這樣做嗎?那才是關鍵問題。」「是的,我相信。」「那麼必定有辦法做到的。」我對他說:「一月前你能上電視嗎?」他說:「怎麼可能?」我說:「先生,那就是夢想的秘密。你委身去做之前,不會知道怎麼去做。」

當神把夢想放在你心裡總是太大,你無法完成的。事實上,它淹沒了你,對不對?然後我到處去跟人交談。若你能參與他們的夢想,就能激動他們的情緒。我遇過很多人,男男女女開始剖白。他們許多人都說:「我從沒跟別人講過我的夢想。」

明白了吧?這對於你我都甚寶貴。知道為何這麼寶貴嗎?因那是你是誰的中心,神的夢想決定了你的一切,決定你擅長這個,不擅長那個的不是你。決定你有多聰明的不是你,決定你外表的不是你,決定你生於甚麼家庭或歷史時刻的不是你,這都是預先定好的。我可保證你一件事,決定你心中的夢想的也不是你。

神的夢想就是你是你的原因,你並不從你想的方法開始。我想自己能否從這裡找到一個計劃,計劃先存於你。

我想跟你講這一點,因我跟那人交談了。他不想委身,於是我說:「你的餘生將無法實現你的夢想,因為你在知道怎麼去做之前。不願委身於你相信你應該做的,這樣夢想不會成真的。夢想能夠實現,就是當你接受這是我的呼召。我不必知道怎樣,只要我前進並接受那夢想,神就會給我方法。」

我們繼續談,我說:「是甚麼總在阻止你。」他說:「金錢。」我說:「金錢嗎?金錢不會攔阻夢想成真。」他說:「金錢攔阻我的夢想成真。」我說:「不會的,金錢沒有攔阻你,是你自己攔阻了自己。我負擔不起試播。」我說:「試播?就是這個問題嗎?」「是的。」「你願意委身在一月前上電視嗎?」他看著我,終於他的情緒被激動了。他說:「你是說在這兒嗎?」我說:「是的,跟你的朋友一起,
我願意委身。」

我說:「看著,這桌子上誰願意負擔他的試播?」一分鐘內一位男士說:「我正在錄影一些電視節目。」另一位男士:「就在本月月底。本月月底我為你進行試播,分文不收。」另一個神蹟發生。因為有人說:「我要跟隨我的夢想,那夢想太大嗎?是的。太困難嗎?是的,當然!現在你知道了嗎,當然不是。」

耶利米書一:5這樣說:「神正在說話……」我想你留心聽,因為它證明了我剛才講的。耶利米說:「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我,神,未將你造在腹中。看,我造的,不是意外。我將你造在腹中。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神,已曉得你 。」「甚麼,我未存在您已認識我?」「是的,當然。」「我並不受時空所限。我是神,你存在前我已認識你。我在起初已經知道終結,我造你之前已認識你。因為這是我造你的基礎。」

「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別你為聖。」

就像步下這美麗的講台,到處走,然後選中那位穿紅衣的女士,就是這意思。「我已分別你為聖,我揀選了你。你存在以先,我已曉得你。你存在以先,我已揀選了你。」

你是說那位賜夢者的心中有個計劃。天啊,那就是說:「每當人同意神把那計劃,放進你心中。使你渴望做成那事,這也是神的計劃嗎?甚麼使你渴望那樣做?你自己嗎?你沒有說。我應該渴望完成那夢想,你渴望成就那夢想,你要消滅那渴望,因為它不會罷休。」「是真還是假?」「是真的。」

「為何今早我這麼緊張?」「因我想你在這聚會結束時會有所突破,真的!這在全世界都發生。當人敞開心靈,不再設防,並說:你可知道,這是正確的。這是真的,我跟別人一樣。我心中有一股我很厭惡的哀傷,因我知道我早該那樣做。你若不做,朋友,你就無法成就你是誰。你不完成神放在你心裡的夢想,晚上就無法入眠。」你會說:「我不曉得今天過得有何價值,我不覺得自己很成功。」當你進行那夢想,當心,夢想決定你擅長甚麼。人人都愛完成自己的夢想,你沒有夢想。不管你多年青,你都不喜歡。當我身處非洲的窮困村落,我會停下來問那些孩子:「我所愛的,長大後你想做甚麼?」你知道,每一個我看見的,都能即時回答。為甚麼?誰把答案放在他們裡面。他們不會坐下來說:「讓我考慮一下我能選擇的夢。」誰把夢想放在他們心中?神把夢想放在那裡,每一個夢想都是神放在男男女女的心中。他們很喜歡夢想這意念:「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別你為聖,我已派你作列國的先知。」這裡就是指耶利米的生命,神,在這時空的所有人當中。您指派耶利米作這一件事嗎?是的,是的,但你不會向所有人都這樣行的,是嗎?看看耶利米的生平,我為他這樣做。看看保羅的生平,我為他這樣做。看看大衛,你在詩篇139篇會看見,我為每個人都這樣做。


不曉得你有何感受,但我的心因而得釋放。因我不會再想,神,如果我向神降服,祂會要我做我討厭做的事。若我向神降服,我將會做我喜愛做的事。

你可知道發生甚麼事?我正在講「賜夢者」第一章的上半部份,這是第一階段。你若不抓緊你的夢想,就不必知道餘下部份的內容。因為它告訴你怎樣達成夢想,接受夢想之後第二步。將會發生的是第二階段。夢想總在你的舒適地帶以外。舉例說:這是我的舒適地帶,我在這裡感到很舒服,很好,這就是我的舒適地帶。你有,我也有,我們都有。但夢想永遠不會在這裡面,夢想不是令你感到舒服的東西。夢想總在那外面,夢想總是離這裡很遠。它會把你嚇壞,不是嗎?耶利米就面對這情況。當他聽見神造他,神認識他,神把他分別為聖,神指派他做事,他的即時反應是普遍的。在第二章,「耶利米對神說:主耶和華啊!我不知怎樣說,因為我是年幼的。」各位男士女士,你可知道,每個人第一個反應都是這樣,都是一樣的。我是,你也是,這稱為存在於你的舒適地帶邊緣的恐懼之牆。

年輕時我常這樣禱告。神啊!請祝福我!請擴闊我的地界,讓我為您做更多,於是神會把我帶到我舒適地帶的邊緣。我會感到焦慮、難過、沮喪,我感到害怕,我會說:「若是出於神,我不會懼怕,因為我若懼怕,就會跑回舒適地帶的中心。我會回到胎兒的位置。」我會再次禱告。神啊,請擴闊我的地界,然後祂會帶我出來。我再次感到害怕。我會說,這不對。如果是對的話,我不該感到害怕,於是我又回到中心去,一次又一次我這樣做,直到再沒有雙程路。在我舒適地帶的中心和邊緣之間,是18條行車線的洛杉磯高速公路。沒有人告訴過我人人都有這感覺,沒人告訴過我。

我以為只有自己是這樣,當神對摩西講出他的夢想,他有何感受。害怕?神怎樣說:「不要害怕。」我以前常以為若真是那夢想,就不應有恐懼。但神對約書亞說:「這就是那夢想。」約書亞怎樣說:「我怕得要死。」於是我明白到,害怕是對你心裡的夢想的正常反應。你必須把握那懼怕,留心。我過時了,把握那懼怕。不是注意那懼怕。惟有專注於你的夢想。留心,夢想比懼怕更重要。直到我不再害怕恐懼,直到我不再害怕恐懼,並說:舒適並不是最重要的。舒適並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有時我們會自私,不是嗎?我受造為此,你呢?別等那恐懼離開,朋友,桌子上那位男士,恐懼沒有離開。那晚結束前,同桌有另外兩位男士也有所突破。為甚麼?跟隨夢想是神的旨意,因此我寫了這本書。我們都需要這樣做,若你不跟隨你的夢想,可知道多少人會受影響,只因你沒有跟隨你的夢想。

夢想能滿足別人的需要,這是神的夢想。神的夢想從不自私,開始時看似自私,但最終你發現不是的。夢想能幫助別人,因此你要向夢想進發。你無法想像,你越追趕你的夢想。神越會使用你,以你想也沒想過的方法。

現在,談夠了,講夠了。非常不尋常的事即將發生。星期天早上,你們有人將要在這裡作出決定。我希望坐在煙霧迷漫的房間裡,跟你坐在一起,面對面的問你。好吧,能把煙擠熄一會嗎?你知道你該做甚麼的。今天早上,就在我講話的時候,你是否願意來到天上的賜夢者跟前?對祂說:「我向那夢想降服,我一手拿著我的恐懼。我要鼓起勇氣,我要達成我的夢想。如果你願意這樣說,從今天起,我要跟隨那夢想,我要為你禱告,因為你就是那改變世界的人。我就是這樣去了南非,跟隨那夢想。

所以如果你就是那人,你想我為你禱告。你不必理會別人怎樣想,請你站起來
請你上前來,站在這裡。讓我為你禱告,就在這一刻。

我想風琴奏出一點安靜的音樂,當人上前來時,靜靜的背景音樂。今早有數百人上前來,真叫人感動。對我、對你、對天上而言,男男女女回應神的呼召,願意跟隨祂放在他們中心的夢想。向恐懼說不,向我不能說不,向我不會說不,並說:「主,神啊!請讓我完成這夢想,請讓我完成這夢想。」數百人從不同方向走到前面,這將是何等樣的轉捩點。

我想對那一、兩個還僵在恐懼中的人說,我想對你們說,我認識恐懼,我正在跟你說話。你別說,我太老了。記得迦勒80歲時對神說:「把那些人交給我,那些巨人,那山頂,讓我完成我的夢想。我80歲了,但仍然壯健。我要再次出去。」你永不會太老,你永不會太年輕,還有許多人從二樓走下來。這裡有一位男士,這裡有一位迦勒,一隻手扶著手扙,另一隻手握著一顆燃燒的心。我們為他鼓掌,我愛看見這情境。這裡還有更多人,現在是呼求神的時候,你們可否跟我一同低頭禱告?

我們的天父,這間教會、這些同工、這個團隊,數十年來跟隨那夢想。他們父子二人的講道,多次使我得造就。我感謝您,這些年來藉他們鼓勵我去跟隨那夢想。現在我與他們站在同一陣線,再次宣告神話語的真理,我們跟這些男男女女、這些年青人一同來到您面前。我們宣告這是天上的神聖時刻,也是地上的神聖時刻。我們不會再屈服於恐懼,我們不會再說我不能或我不會。因為我們相信,您呼召我們,您為我們開路。所以,請赦免我們從前忽略了您賜的夢想,我們迎向未來,靠著您的恩典,為著您的榮耀。人要稱我們為屬天的男男女女,跟隨神放在我們心中的夢想的。奉耶穌的名,阿門,阿門!


請大家為他們鼓掌,請坐!


COPYRIGHT 2011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