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集
好戲在後頭(01/02/04)

專題主講

蕭律柏博士Dr. Robert H. Schuller

我為著2004年感到相當興奮,因好戲在後頭;2004年是這事工首50年的最後一年,它引介了2005年。還有不足一年的時間,那就是我們事工的50週年紀念。

我們今年不會慶祝我們的金禧紀念,也不會長遍大論的述史,免得大家悶昏了。但真的,這是50年前由蕭太太和我開始的;當時我28歲,有500元,沒錢,沒地方;六年來,惟一能讓我講道的地方,就是一間汽車劇院的小食亭的屋頂,那是事實,人人都說那是倒霉,但每次我的倒霉,都會變成極大的祝福。那是真的,我若沒有在天空下講道,看著太陽、雲彩、小鳥、樹木,我不會這麼熱愛大自然。廿年後我們建堂,我們就會像其他人那樣,往上看只會看見灰泥,而不是天空,你只能看見一大塊的樹幹,而不是整棵樹在風中彎腰。這是個美麗的地方,我們籌劃慶祝50週年時,不會用很多時間回顧過去,但我們不會忘記,也不應忘記。

昨天我再次想起,神藉著你們成就了多偉大的事,是你們做的,你們就是會眾,不管你坐在長椅上還是在電視機旁,你是這教會的一份子。昨天我們為會友準備了早餐和音樂,請來了一位豎琴家,我走到她身旁;你可知道,當她還住在俄羅斯時,已經收看權能時間,現在她在這教會彈奏豎琴,就是她在俄羅斯在電視上看到的教會。太奇妙了!然後我走到桌子那邊去,像我兒子那樣,因為我們希望跟每一個人打招呼,希望能拍拍你,說:「謝謝你在過去、現在和將來所做的一切。」這間教會的會眾最能鼓舞、支持牧師去作冒險、不可能的事。

我走到一張桌子前,看見一位年輕女子,非常年輕,非常可愛,身穿藍色套裝,她跳起來,說:「謝謝你,我是在監獄裡收到曲奇餅的其中一個女子,這教會25年來包裝一盒盒曲奇餅和聖經讀物,送給所有囚友,這是個了不起的事工。」她說:「蕭博士,出獄後我首先到這裡來,因為那盒曲奇餅感動了我;他們是怎麼樣的人呢?人人都討厭囚犯,他們是壞人,怎麼會有一間教會愛我們,還送我們曲奇餅呢?」她來到這裡,她加入了教會,她接受培訓,現在她是新希望的輔導員。了不起!神的百姓同聲說:「嘩!」

我們有美好的歷史,歷史給我們傳統,傳統給我們標準標準推動我們追求更高理想,而不是追求退休

因此,2004年我向全球發表的首篇講道,題目很簡單,五個字:「好戲在後頭」,聽到了嗎?聽到了請重覆一遍:「好戲在後頭」。怎樣說得不帶浮誇呢?我把它建基於一節經文,這節經文有很長時間影響著我;耶利米書29:11,藉耶利米說:

「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

許多人多次聽我講這節經文,許多人聽過我講我被帶往俄羅斯的故事,哈姆通知戈巴卓夫,說:「我的電視牧師來了,他該有權在俄羅斯傳講神的信息。」一個電視頻道,蘇聯17個省份和東歐8個封閉國家,全都聽過那節目。那是一次漫長、痛苦的討論。

最後他們說:「好的,蕭律柏,到走廊那裡,你可以攝錄廿分鐘的講道,我們會播放;你有帶聖經嗎?」「沒有。」「你有帶長袍嗎?」「沒有。」「你有帶講章嗎?」「沒有。」「你能夠到下面去講廿分鐘的道嗎?」我說:「能夠。」是的,老實說,我根本不曉得要講甚麼?那大概是有史以來最重要的一次公開演說。

冷戰仍未結束,當時是1989年,我會被視為敵人,我是美國人。我走在那走廊上,說:「親愛的神,我該怎麼辦?」我腦海浮現出這節經文,跟他們分享我的話:「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我很認真的講,我從心裡講,然後神說:「他們愛孩童,跟他們講嘉露的故事。」於是我跟他們講嘉露的故事,戈巴卓夫大受感動,6個月後他邀請我再去講;那時他正準備上機前往華府,跟喬治布殊開高峰會議,那次會議結束了冷戰。我並不是要邀功,但我們的確帶來了改變,我們令戈巴卓夫冷靜下來,他跟傳媒這樣說,那是一段奇妙的歷史,這節經文模塑了我的生命,神為我預備了計劃。

我從哪來的自信心?我從哪來的可能思想,從聖經來;聖經說:「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是耶穌教的,你若有信心,你若認識到神為你人生所定的計劃,神為每個人都預備了計劃。我相信,怎樣證明呢?你無法選擇你的生日,你無權選擇,你無法選擇你的父母、基因及染色體,你無權選擇,你我人生最重要的部份都是預定而非決定。

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多年前我嘗試跟非信徒講這件事,但他們說:「你不能說神為每個人有都計劃。」我認為祂對60億人裡的每一個都有計劃,我認為祂對每隻昆蟲、每隻鳥、每隻家禽、每條魚、每頭動物都有計劃。我們看見一個成為一體的生態環境,整個宇宙緊密相扣,這時候我們學會這一點:「我為你的人生有計劃。」
要認識神為你人生所定的計劃,你就會像我一樣為2004年那麼興奮,我很雀躍,因我知道2004年將會是這事工最美好的一年,整週我都在開會,他們也很興奮,2004年我們將會做的事,是有史以來沒有教會曾做過的,待會我再跟你們說。神為你人生所定的計劃,由先鋒精神開始,留心聽我說的,如何領受神為你人生所定的計劃,由先鋒精神開始,那是甚麼?就是準備前往你以前未曾去過的地方, 就是準備好嘗試以前未曾做過的事,就是出發前往你一直害怕踏足的地帶;是的,懼怕和信心一樣,往往是天賦和恩賜的源頭,懼怕會驅使你嘗試,只是你不願在人前失敗,你需要先鋒精神。

「加州之所以獨一無二也因為先鋒精神。」我要對其餘49州這樣說,相信他們也會同意的,加州是獨一無二的;我在愛荷華州出生,在密西根州唸書,我能跟世界接觸,因我是加州人,不是生來的,是選擇的。這是不一樣的州,我知道有人在笑,你以為自己不一樣,這裡有阿諾舒華辛力加;拜託,他是舒華辛力加州長,你需要先鋒精神,我們的州長具備了這條件。你可以這樣說:「今天他不必競逐甚麼席位,他已經當選了。」我認識他,我很認識他,可能思想必須並且會隨先鋒精神出現;你若不願踏入新境界,不願作不可能的夢,你不會成為可能思想者。

記得一次,蕭安珀8歲時,我們駕車經過Brea Canyon,當時那裡沒有房子,還有馬匹,安珀往窗外看,說:「我要養一匹馬。」艾慧看著我,我在開車,她說,她揚起了眉毛,他再說一遍:「我要養一匹馬。」她說:「安珀,我們住的是房子,只有個小小的後院,我想有足夠地方容納一匹馬,但卻沒有地方讓牠跑。」他說:「我不管,我要養一匹馬,一匹真的、活的馬。」他不住這樣說,蠻不講理,積極而肯定的說話蘊含無窮力量,尤其當它們是不設實際的時候;因為它們若是不設實際,就會引起聰明人的注意。他繼續這樣說,不斷地說,這是他的習慣。

兩年後的夏天,蕭太太和我要到國外宣教,我們把安珀交由亨利叔叔照顧,他是我弟弟,亨利叔叔住在愛荷華州一個牧場,安珀到他那裡去。他一到?,亨利叔叔就說:「安珀,我有一匹馬,看見沒有,牠是白色的。」「噢,是的。」他說:「這個夏天你要不要養牠?」他說:「我要叫牠做安珀的馬。」

「好的,亨利叔叔,我就知道我會得到一匹馬。」

「真的嗎?」亨利叔叔說:「安珀,你可以為牠取個名字。」

安珀看著牠,潔白的皮毛在陽光下閃耀,他說:「我要叫牠陽光。」陽光,安珀得到了他的馬,小孩子曾經有過這樣的經歷,對他的性格發展會有何影響?讓我告訴你,這經歷使他漸漸成為一個可能思想者,真奇妙。

是的,神為你的人生有一個計劃,始於當祂賜給你先鋒精神,並呼召你踏進未知之境,你不曉得將會發生何事。我被召進入的未知之境就是加州,約50年前,我不曉得神要在那寒酸的汽車劇院做甚麼?那條路通往甚麼地方?神為你的人生有計劃,每個人留心聽我說:神為這事工有計劃,我們要展望未來的日子。2004年,我們要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為2005年籌備興建新大樓,聽著,不是用鋼鐵、木材或玻璃建造,而是要用音樂和戲劇建造,那將會是一間劇院。有人對我說:「你下一次要建造甚麼?」我說:「不是一間建築物,而是一堂有史以來最感動人的講道。」他說:「那是甚麼意思?」我說:「22年前水晶大教堂開幕時,神賜給我們夢想,創作一齣聖誕歌劇,逾一百萬人,也許兩百萬人,我不曉得,曾看過這歌劇,這仍在發生,非常奇妙。」從沒有人做過這樣的事,比一個足球場還要長一百呎的天花,有天使從那裡飛下來,為何說是足球場?你若要從這邊盡頭走到那邊盡頭,就是從這裡走到那裡,不遠,十二層高,很宏偉,比復活節的歌劇更利害,我們用了很長時間禱告、構思,是我女兒嘉露提議的,她說,你們該有一齣創世記歌劇;她天才橫溢,她為這齣歌劇寫了劇本,我們卻束之高閣。
後來我拜訪一位這方面的專才,拿了嘉露的劇本給他看,他說:「非常好。」「那我們可以做些甚麼呢?」

他說:「我要介紹你認識一個人,他是這行頭的頂尖人馬,他能夠令這事成就。」那人幾個月前再到這裡來,他問:「你們的創世記歌劇進行得怎樣?」我說:「這個嘛……」
他說:「蕭律柏,你若繼續把這意念置之不理,你將會鑄成畢生最大的錯誤。」

以前從沒有人這樣對我說話,因此我無法忘懷。後來他再來,我們討論後決定著手去做,我們要做這事,2005年7、8月就可以搬上舞台,為慶祝我們的50週年紀念;那將會是一件盛事,將會是晚上9點開始的演出,因為故事是由黑暗開始的。你要走進這黑漆漆的大教堂,最後一把聲音劃破寂靜,說:「我有一個夢想,我要為自己造一個世界。」你將會置身於創世記歌劇,有激光、有人造衛星技術,有這些專家所使用的各種東西,將會是非常壯觀的。為我們禱告。這是探險的地帶,是先鋒精神,我們一向都擁有,不會失去的,真叫人興奮。

是的,你今天有何計劃?有的人瀕臨死亡,你會說:「蕭律柏,你大可以談論你的人生計劃,你大可以談論要有先鋒精神,要有冒險精神,但我恐怕活不過今年。」我要對你說:好戲在後頭

我曾經講過一個故事,很多人在我們分發的報紙上也看到,故事是關於一位女士,她對教會非常忠心,當她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她對她的牧師說:「我想跟你一起籌備我的喪禮。」

他說:「好。」

她說:「首先,我要一副打開的棺木,我要他們看得見我。」她說:「我的左手要拿著聖經,好讓他們知道這本書伴隨我一生,我的右手要拿著我們在廚房吃飯時用的塑膠叉。」

「塑膠叉?為何要塑膠叉?」

她說:「很高興你這樣問,因為你要告訴他們,他們都會猜想,為甚麼她拿著塑膠叉?跟聖經有何關係?」她說:「你要告訴他們,自從我加入這教會以來,我出席了教會每一次愛筵,一次都沒有錯過;每次他們收去我們的盤子,我們等候甜品來到時,他們總會說:『留著叉子,還有……留著叉子,好戲在後頭。』」


COPYRIGHT 2011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