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集 (20/06/04)
日常生活的比喻之五

專題主講

蕭律柏博士Dr. Robert H. Schuller

人物專訪

JOHN ELDREDGE
他的著作售出逾3200萬本,他是科羅拉多贖心事工的創辦人及主席,他最有名的是曠野退修。他是一位輔導員、教師、講師,也是名作家,最有名的著作是「狂野的心,發現男人心靈的奧秘」。艾約翰推動了全國基層男性運動,獲提名不同獎項,同時奪得2003年創意金獎。

PHILIP YANCEY
著名的記者及作家,他在美國被公認為最有影響力的基督徒作家。

音樂獻呈

獻唱:
" Joyful, Joyful.. "
" He Lives "
"God Make My Life a Happy Song"

合唱:
" Let Thy Holy Spirit "
CCA CHORUS – “Holy, Holy, Holy”

音樂演奏:
RUSS LEE – “The Living Years”

專題主講文章

我想所有人都該聽過「浪子」這詞,現在在俄羅斯、阿拉伯國家、中國,甚至美國聽著我的人,有90%的人不知道這故事的詳細內容。我不會花很多時間告訴你,你可以自己讀聖經路加福音第15章。這是個感人肺腑的故事,耶穌所說的比喻中最令人感動的其中一則,因此我捐贈了一尊關於這比喻的銅像。

今早我要講浪子的比喻,簡言之,不僅是說「浪子」,也是說「浪女」。真理就是,每個人在人生的某個時刻、某方面都是浪子,或許不像這男子那樣,是故意的,但浪子的意思就是,把目光轉離人生的中心目標。

所以,這浪子非常著急;於是有一天對父親說,(他的父親很富有,你可以從那尊雕塑看到他穿著極貴重的衣服,指頭上戴著極貴重的指環,他非常富有),所以那浪子說:「我想要我的一份,我不想等你死後才分遺產;現在就給我吧,現在就給我。」最中心的是「給我」的態度,當人心有這念頭,或人活著是因受自私的欲望所驅使,會帶來甚麼結果?這欲望的源頭是甚麼?浪子追尋的是甚麼?他所尋找的,連自己也不知道是甚麼。

他想得到那筆錢,然後,他就能脫離家庭的價值觀,可以作自己的事,可以脫離常規、守則、規條、關係;他認為這一切都在壓抑他,他的目光已轉離目標,自己卻不曉得。我們總有作浪子的時候,人就是這樣,不僅是人,機構也如是;有些機構被建立是因著神聖的目的和呼召,幾十年、幾百年過去,有些大學已把基本使命拋諸腦後。你看見許多像浪子般的學院和大學,已經不再是它們成立之初的樣子,有些宗教組織也是一樣,有些教派、教會也是一樣,變成浪子了。有些運動、有些國家,有人說今天的美國是浪子,她接受不道德的價值觀,跟我們在1776年立國時,很不一樣了。個人或機構有多容易錯失了目標。
「給我!給我!給我!」他這樣要求父親,難以想像。一次跟一個人交談,我不能透露他的姓名,因為這裡人人都認識他;他被自己的孩子控告,原因是他在生分家產時,沒有分給他們足夠的錢,簡直匪夷所思。

「給我自由、給我屬我的那份。我要我的錢。」苛索的靈,這會帶來甚麼後果?那位父親很了不起,他決定不爭辯,他把錢分給兒子,兒子拿了錢就走了。

直到一天,兒子探探口袋,發現錢都花光了,當時又正值饑荒,他沒有食物,非常可憐的,他淪落到在豬圈裡,想吃豬食;我們稱這為空錢袋,「空錢袋還有甚麼價值?」你會這樣問自己,他就這樣問了:「當初為何我要走?我回去會怎樣呢?爸爸會怎說呢?他會否對我說:『你已拿了家產,給我滾。』」我不曉得。

在故事裡,你大概知道了,他回家去,他的父親沒有到處去找他,卻是盼望著他回來:「一天我兒子會回來的。」你們或許有悖逆的孩子,他們不聽從教導,你們很多人都有這經歷,你觀望、等待、禱告,時候要到,你會看見孩子回來的。同時我們必須明白,我們也總有作浪子的時候,對於每個人而言,不論年少或年長,我們都可能是浪子

本世紀一位已故的偉大藝術家,該是上一世紀,施朗,很榮幸我跟他是朋友;他是權能時間的觀眾,我跟他見面,似乎是神的安排,當時他在紐約市哈默藝術館作展覽,我剛好身在紐約,於是就到哈默藝術館去,因得聞他正在作展覽。我看了他的畫,我欣賞他那精湛的技術,勾勒出天空、雲彩、日出、日落、暴風雨後、跨越山嶺、沙漠之外,太美了。他被譽為有史以來最出色的畫天空的畫家。

他的人生一開始便得天獨厚;他生於極富裕的家庭,很小的時候,父親便已過世。50年前,他的銀行存款是一百萬,那是他得的遺產,不是他賺來的,他沒有賺這筆錢,這才危險;他用不著工作,年紀輕輕就退休了,享受生命。幾年後,多年後,他在新墨西哥一間銀行,想要提取在紐約銀行的戶口裡的錢;待了一會,銀行的人對他說:「施先生,非常抱歉,你的戶口已沒錢,你的錢已經用完了,裡面甚麼都沒有。」他說:「不可能,我有一百萬(就像今天說有五百萬一樣),我不可能把它花光了。」「施先生,很抱歉,全用完了。」他花光了那筆遺產,他父親已經死了,再不會有人給他甚麼;他又沒有工作、沒有事業。

他茫然的在街上徘徊,那天晚上無法入睡。第二天剛好是主日,他走到街上,看見一間小教堂,於是走進去;聚會已經開始,牧師正要講道,他宣讀講題,他說:「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神的護理,你的產業』。」當他跟我講到這裡,他說:「那已是50年前的事了,我浪費了我的所有,我的產業,全都花光了,再沒有另一筆遺產了。我坐在那裡,聽著他說,有一份產業人人都可得,神把它賜給任何想得到的人;那就是我像父親般的看顧:『我會看顧你。』」那牧師說:「現在聽著的人,即使你的錢袋空空如也,這裡有一些東西,有你可以發現的東西;自己來,來發現;空錢袋的價值,會把你從『給我,給我,給我』,變為『我是誰?神,您能幫助我嗎?』

施朗只擁有一件有價值的東西,不很貴,是一套繪畫工具。他回到家,在他的畫架下,就是他張開帆布作畫的地方,他寫道:「神的護理,你的產業。」他成了一位藝術家,並因此變得非常富有。他最大的繪畫,存放在華府空軍博物館,約有9層樓高;優美的筆觸,繪出天空、浮雲,還有劃破晴空的噴射機。我們在一起度過了美好的時間;臨別時,我說:「施朗,我想給你一些東西,是一個祝福;神愛你,我也愛你。」我們握著手,他哭了,他很高雅。

當時我想他已年過80,在寒冷的紐約,穿著深藍色對襟上衣,高貴、優雅。他眼泛淚光,輕輕的擁抱了我一下。62小時後,他站在紐約一根電燈柱旁,靜靜的坐下來,回天家去了。
本週我們舉行了男士大會;史約翰,今早你在這裡嗎?請起立,讓我知道,你在那兒?約翰,我可以把故事講出來嗎?謝謝你,幾年前你們都聽我說過,神如何使用我帶領著名教練白仁熊歸主;我問他:「如果你今晚去世,你會否上天堂呢?」他說:「我不曉得。」我說:「我能幫助你。」我寫下「天堂門票」,我還引了耶穌的話:「凡到我這裡來的,我總不丟棄他。」你不必先擁有完美的生命,你不必追求那感覺,你不必先相信聖經上的一切,你要作的就是來到耶穌面前。我寫下,劃了線,簽上名,簽了名就表示你願意委身。你來到基督面前:「凡到我這裡來的,我總不丟棄他。」

他簽了名;我在一個主日講了這故事,後來他就因心臟病逝世。我兒子聽到那故事,想他該跟別人分享,他做了;他把這故事印在一張小卡片上,這裡有一張。我想,數千人寫信來,為索取這卡片。約翰是其中一個,他寫信給你,問你可否寄三張給他?他自己想要一張,另外兩張給兩個兒子,都是少年人;他們需要,我們就寄給他了,他在上面簽了名。昨天拿給我看,他把它放在皮包裡,兩個孩子拿了卡片,但以乎興趣不大。不久後,他不知道他們怎樣處置那兩張卡片;但無論如何,不久之後,其中一個兒子在車禍裡喪生。約翰收拾他的遺物時,在他的抽屜裡找到他簽了名的天堂門票。

我們都是浪子,年少或年長,我們都需要改正。來到耶穌面前,這是開始的好地方,你會很喜歡的,哈利路亞。


COPYRIGHT 2011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