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集 (11/07/04)
日常生活的比喻之八

專題主講

蕭律柏博士Dr. Robert H. Schuller

人物專訪

莊添飛醫生DR. TIMOTHY JOHNSON
莊醫生最為人所認識,就是作為美國廣播公司的醫學編輯,並自1976年開始為早安美國報道保健專題;任職於哈佛大學及波士頓合眾醫院,他個人及屬靈生命並重,莊醫生可以很得意的說,他是耶穌的跟隨者,也是麻省社區聖約教會的助理牧師。莊添飛牧師的屬靈歷程耐人尋味,在他的新書「在問題中尋找神」,他要跟我們分享他的個人經歷。

音樂獻呈

獻唱:
" Joyful, Joyful.. "
" From All Who Dwell Below the Skies "
" God Make My Life a Happy Song "

合唱:
HOUR OF POWER ORCHESTRA – “Count Your Many Blessings”
“How Lovely Are Thy Dwellings (Requiem)”

客席演唱:
THE BELIEVERS - "Plenty Good Room"
THE BELIEVERS - "Sommarpsalm"
THE BELIEVERS - "Lonesome Road”

專題主講文章

我們繼續講耶穌的比喻,今天要看的比喻,熟識聖經的人必定曉得,就是法利賽人和稅吏的比喻。法利賽人是教會的獨裁領袖,而稅吏則是普通人,也許是農夫、也許是平民。兩人來到祭壇前,法利賽人看見這稅吏,便說:「噢,神,我不像他;我定期繳納十分之一,我忠心參與教會,我從不停止禱告,我遵守聖經的話。我是個義人。」法利賽人坐了下來,稅吏就站起來;他受了羞辱,他沒有恆常去教會,他不能。於是他抬頭望天,說:「啊,神,請憐憫我,我是個罪人。」

這是虛構的故事,出自耶穌的口。然後,耶穌說:「你們認為神喜悅哪一個呢?」不是那自大的宗教領袖,而是那謙卑的人。他老實地說:「我是個罪人,求神憐憫。

本週我研究這段經文,令我詑異的是,法利賽人的真正問題是他的記憶系統出了毛病,他只記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好事,卻記不起該做而未做的一切好事,也記不起自己所犯的罪,並完全忘記、記不起他的自大、不謙卑。這是我們都要對付的最嚴重罪行。記憶──讓我們藉這個比喻檢視一下,我們的記憶系統有多健康?

上週是值得記念的一週,在香港、俄羅斯、東歐或亞洲收看的朋友也許不知道,今天是列根總統的喪禮之後的主日;上週全國都在哀悼,許多人的回憶帶來這感人的場面,叫人不禁落淚。過去十年,這位受人愛戴的總統漸漸喪失能力;最終,完全忘記自己是誰、來自何方,忘了自己曾獲得的榮譽,發人深省。

我有一位好朋友,今早也在這裡,他也受老人癡呆症困擾,這叫我心痛──記憶;我要講三點,嘗試總結我五十年來對於記憶這回事的研究。

我要給你三個詞語,嘗試總結這些意念。首先是記憶的奧秘,然後是記憶是服侍,最後是記憶的管理

記憶,是奧秘。我們無法真正明白,我們只知道大腦哪一部份影響記憶,是真的。我參加了神經科學研究學院,我們在薩克研究院有個小小的辦公室,我向這些優秀的人學習關乎記憶的事,哪一部份神經細胞受影響?這仍然是個謎,不過我們能說,人被設計為有記憶系統,跟其他生物不同,這很奇妙;為何神在人裡面創造了記憶系統?它是甚麼呢?奧秘在於,我們無法喚起所有記憶,但我的記憶卻沒有消失,甚至患老人癡呆症的人也是,他們會忽然記起某些事;像列根,在臨終之時,他閉上眼睛,又張開眼睛,以南茜所熟悉的充滿愛的眼神看著她,很特別。

事實上,不只一個老人癡呆症患者沒有失去屬靈方面的記憶,我剛才提到的朋友能記起的不多,但當我們一同唱歌,他都會唱,他會唱那些詩歌;忽然間,他就會哼唱起來,真美麗。記憶的奧秘,我們從不會失掉記憶,只是無法把它們喚起而已

上週我出席了一個隆重的喪禮,不是列根的喪禮,而是貝克曼的追思禮拜。多少人聽過貝克曼這名字?高高舉起手來,我要看看。他是加州橙郡的偉人,貝克曼博士是一位天才;他生於伊利諾州一個鐵匠的家庭,貝克曼在他家住的小房子的閣樓,找到一本紅皮書,他檢起來看,上面寫著:「科學,化學」;「化學是甚麼?」他在想,他開始讀那本書,他把它讀明白。讀完整本書後,他對父母親說:「將來我要做化學家。」這震撼了那小小的腦袋,當時他十歲,這事成為他一生最能模塑他生命的回憶;這回憶使他一生堅持專注,因為他寂寂無名,因為他出身貧寒,這一切皆無礙於他要成為當代出色科學家。

在那天的聚會裡,我有幸發言,當時有三位諾貝爾獎得獎者,又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科學家,來向貝克曼致意,多麼尊貴的會眾!就因那本小紅書,記憶的奧秘,為何會有沮喪,盼望、夢想、成就皆由積極的記憶所推動。對我來說是真的;四歲時就有人告訴我將來要做牧師,我從沒忘記,那句話成為推動我一生的記憶,很奇妙。

有些人的腦袋載著好些消極記憶,這些消極記憶會導致沮喪。記憶並不一定帶著正面的治療力量,記憶有時候會是很叫人洩氣的、消極的、造成疾病的力量。多年前,精神病學研究一個方法,嘗試刪除會導致沮喪的記憶,結果發明了電擊療法;電擊療法是希望藉著電擊使人忘記,事實上是做到了,人真的忘記不愉快的回憶。

但最後,你會問那底線?你是誰?我是誰?人是甚麼?我們是記憶的集合,這就是我們,被推動去成就大事;若記憶是不健康的話,我們就會變得沮喪,這就是記憶的奧秘。

第二點,記憶的服侍。我的人生,我可以作見證,是我的見證;我相信神,因為我感受到神活在我裡面。透過我工作,透過我的記憶系統工作,一而再的,我會忽然興起一個意念,使我充滿幹勁,也許是孩提時代唱過的一首歌,學過的一節經文,就在合適的時候臨到我,奇妙極了。神使用記憶去推動我們,使我們成為當成為的人,使用我們的記憶系統在公義和憐憫裡服侍。

你的記憶系統是甚麼?神藉著它說話,因此我們要在通道旁寫上聖經經文,我們還有一千、五百處空位供你們認購;我們希望在五十週年紀念完成上面的經文。有人對我說,當他們沿著這裡走,忽然會看到一節經文,是孩提時代聽過的,或在他們婚禮中讀過的,或在太太的喪禮裡聽到的;這些經文是要連接人的記憶系統,真的有效。我們記憶的服侍是叫人注目的,也許是一節經文,也許是一首歌曲,也許是一段旋律,也許是一句口號。

這星期我想到將要畢業的高中生,今天我很榮幸在我的孫女姬汀娜的高中畢業典禮裡致辭;忽然,我記起了我高中畢業時,壁報板上的一句口號,那是我們的口號,不曉得是誰投票選出來的,我不記得有沒有投它的票,那句口號是:「今晚我們啟航,我們將在哪兒拋錨?」口號,我很喜歡口號,我寫過很多,也用別人的,它們在這麼多年來都推動著我。

記憶系統,要以積極的東西充滿。我們都是一樣的,不是指智商,而是指決定以甚麼投入我們記憶系統的能力。人人都有同樣的自由,可以決定以甚麼投入記憶系統,但人卻忽略這機會,他們沒有計劃快樂的回憶。

新婚不久,我們便開始生小孩;夏天時我們一家人會去外遊,我會對太太說:「我記得一年夏天我們去了黃石國家公園,我說:『不曉得孩子們會否因此留下美好回憶。』」一而再地,我們發現,若家裡常播著音樂,孩子會有美好的回憶。帶他們去教會,會給他們留下美好回憶。作一個決定,你能夠以服侍的力量影響記憶系統。記憶的服侍

第三點,記憶的管理。先要明白一點,我們不會記起極不愉快的記憶,這是個神蹟。我在多年研究中發現,我們遭遇的可怕經歷,是我們極力要忘記的;你會忘記你不願記得的事,也許不能完全刪除,但能大大減低它對你情緒系統所產生的負面影響,這是神的恩賜;是的。神使我們能夠忘記,這是恩賜。許多人要忘記不該記住的事,這是可能的。只要親近神,我告訴你,我很相信神,以至當我講及記憶系統,我會相信神。我不管是否有人幾乎能證明祂不存在,他們無法抹掉祂每天藉著我的記憶為我作的事。

如何管理你的記憶?首先,要決定你要盛載甚麼記憶,因此要為孩子選擇看甚麼書?決定看甚麼電視節目?不看甚麼節目?決定看哪類型的電影?不看哪類型的電影?決定不要被社會模塑。因為社會會讓你看見可怕的東西,使你難以忘記,且往往使你充滿罪咎感。罪咎感是記憶系統的疾病,為你的身體提供健康的飲食,也為你的記憶系統提供有營養的食物。我特別要對年輕人說,計劃好每個主日去教會。

讓我告訴你,當我們認識記憶,我們知道為何有些記憶會被記起,有些卻不會。首先,要看事情發生時所帶來的情緒影響;若你看見墜機,你不會忘記的。我永不忘記我站在某酒店的十一樓望到對面的大廈,位於美高梅大酒店的1/4哩外;黑煙從窗戶衝出來,看見直昇機降落,看見人拉著用床單編成的繩索逃生,看見人掉下來,多麼令人難忘的場面,那震撼的力量肯定是對記憶系統的第一個影響。

影響記憶的第二件事就是重覆,若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看見某東西;希特拉明白這道理,他知道他的謊話若說得夠久、夠多,很快,人就會相信它。重覆,因此在傳統天主教或更正教的教會,我們週復週,主日復主日地參加聚會,孩子們每主日,每主日都參加主日學。我的五名孩子都已是成人,他們都建立了基督化家庭,我以他們為榮,他們的信心堅固;我想主要是因為他們每週都接觸有關信仰的事。這影響了他們的記憶系統,他們不會忘記。

管理你的記憶,就是選擇正確的嗜好,選擇正確的娛樂。我是老一輩的人,我的意思是,我認識老一輩的有名的演員,我們是朋友,Bill Holden, Jimmy Stewart, John Wayne還有很多很多,他們總是以從事娛樂事業為榮;他們說:「這是荷里活。」對娛樂的定義,聽著──娛樂是一種東西,當它進入記憶系統,能夠啟發、挑起、培養或帶來令人歡愉的幽默;這是有創意的、有建設性的娛樂。這些話卻不適用於今日荷里活提供的某些娛樂。不管你選擇甚麼?你要知道,年輕人,在你容讓自己受誘惑、試探或引誘之前,先檢視一下那到底是甚麼?要知道,當你接觸它以後,它要永遠成為你的一部份。選擇會為你帶來榮譽而不是羞辱的。告訴年輕人,這樣生活的話,將來若競選總統,對手也不能找到你任何把柄。管理你的記憶
最後,怎樣做到?要做得到,我告訴你,你需要一位神;不管你相不相信神,你需要一位神,你需要一位救主,祂能幫你處理你記憶系統裡的罪咎。祂願意,祂願意赦免,你需要一位神,祂能使你在正確的時候,在正確的地方遇見正確的人。這教會能成功,是因為正確的人在正確的時間聚集一起,他們成功了。我不認為自己做了很多事,我只是比大多數人出現了較長時間,五十年管理你的記憶。決定邀請誰進入你生命?決定要追求何種經歷?你就能管理你的記憶

你的情緒系統猶如一個巨型的地下水池,每段經歷都影響它的大小和質素;要模塑、選擇、被它推動,抉擇全在於你。

親愛天父,為著耶穌的教訓所帶給我們的智慧感謝您;親愛的神,感謝您給我們創造了記憶系統,又賜我們生命,就是我們現在享受的生命,不是死的,我們活過的生命仍然存在,有的已無法記起。它仍在,是我們的靈,是永存的,甚麼也不能毀滅這些記憶。感謝您,主,我為那些要決定跟隨耶穌基督的人禱告;這會為他們的人生帶來很不一樣的回憶,哈利路亞,阿門。


COPYRIGHT 2011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