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集 (08/08/04)
總言之,要對健康生活滿有慾望

專題主講

蕭律柏博士Dr. Robert H. Schuller

人物專訪

畢傑夫 Keith Black
他17歲得威斯汀豪斯科學獎,出生及成長於一個很好的家庭。他是全球其中一位最出色的腦外科醫生,擅長對付棘手的腦腫瘤。現今美國約有五千名神經外科醫生,四千五百名專醫脊柱神經,餘下只有一百名慣常處理頭蓋骨裡面的病症,當中約五十名專精於修補血管,而不是治療腦腫瘤;最後只餘下五十名可被當作腦腫瘤專家,他們每年平均施行100宗手術。但畢傑夫博士以及另外幾位醫生,每年平均施行多於250宗手術,平均每週五宗。他的病人不僅是美國本土居民,更有來自世界各地。

音樂獻呈

獻唱:
"Joyful, Joyful…"
"In Heavenly Love Abiding"
"We've A Story To Tell To The Nations"

合唱:
"Great and Glorious" by Cathedral Choir

音樂演奏:
"All Creatures of Our God and King" by Dick & Mel Tunney
"Veloce" Flute Solo by Gregory Jefferson

專題主講文章

詩篇廿三篇,我稱之為全球最具啟發性的書裡最刺激的一章。這聖經的詩篇廿三篇是猶太人最愛的,故放在他們聖經的開頭;後來成為天主教及基督教聖經的一部份,也成了他們的最愛;它後來也是回教徒的最愛;而在十五、十六世紀新教基督教,也是最廣為人知和喜愛的一段宗教文學,沒有任何篇章更常被誦讀。

今早我們讀到這一句:「祂,基督或神,我們的好牧人,祂為我們擺設筵席。」這很不錯,神為你預備了大餐。但等一等,這句說:「在我敵人面前,祂為我擺設筵席。」等一等,神啊,如果您真愛我們,何不在我們的朋友面前大排筵席?那裡有我不想跟他共膳的人。

你們大多數人會說:「我沒有敵人,沒有人要抓我,他們不想跟我一起坐,只是因為他們有點不喜歡我,他們會在我背後數落我,但我沒有敵人。」但也有人會說:「我有真正的敵人。」你們有些人還僱了保鏢哩!

你會說:「蕭博士,讓我們先定義敵人一詞。」我會說:「這有點困難,因為人人不同,他們身處人生的階段也不同。」你會問:「你曾跟敵人一同吃飯嗎?」是的,有兩個人我把他們當作敵人,我們曾經一同吃飯。那次經歷我永遠記得。第一個,1989年蘇聯的共黨頭子,那人操控著蘇聯的電視廣播,是共黨最高層,控制著普羅大眾的所見所聞。我跟他共膳的惟一原因,是因為哈默博士一週前去信戈巴卓夫,他說:「本週我要和我的電視牧師和師母坐我的私人飛機一道來,我想跟拉祖堅見面,因他是負責通訊的最高層。我想他安排播放蕭律柏的節目在俄羅斯黃金時段播放,戈巴卓夫先生,我期望得到你的支持。」八天後,哈默、蕭律柏和艾慧,一同看著坐在對面的那位基督教最有權勢的敵人之一。非常有趣,我們中間擺放了食物,我可以說那是神所擺設的;祂在我的敵人面前為我擺設筵席。

然後我想到以色列一個有權力的人曾說:「蕭博士,我們想你可能對解決我們的問題有幫助,我們的問題就是一個名叫阿拉法特的人,我們想請你和蕭太太跟他見面,你願意嗎?」我們說:「當然。」於是我們被帶到邊界,然後我們要下車,徒步越過無人之地,大概有五百呎。我們跟阿拉法特在他的密室共進晚餐,他看著我,我坐在他右邊,看著他。他說:「跟我吃飯,你有何感想?」我說:「我從未跟一個人吃飯,像你這樣會隨時遭暗殺。」他笑起來,說:「我想這是真的,不過還沒未有人動過我分毫。」我認為那是主安排的一次會面。祂在我敵人面前為我擺設筵席,先是控制俄羅斯電視廣播的頭目,然後是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領袖。

我們回顧並發現,這帶來了一點好的改變,神參與在復和及救贖當中。當然,你我都不常有機會那樣跟敵人對談,但神往往在你生命中安排了一些情況讓你以不同的方法,在不同地方、不同層次,跟那至少是反對者的人溝通,就是那些不鼓勵、不支持你的人。

我們應該為敵人一詞下定義嗎?我認為敵人就是攔阻你作神想你作的事的人。神對你的人生有計劃,祂希望你抓緊一個夢想、一個目標。或許你的父母並不像畢傑夫博士的父母那樣鼓勵你學醫,等一等,或許是你自己,或許你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或許你抹煞了神放在你心中的夢想,或許你依然記住自己失敗、被拒絕、傷害、失望,或許你已失掉對自己的信心。

你有一個敵人,那怎麼辦?讓我問一個問題,有人曾經問我這問題,這些敵人是故意還是無心的呢?我確信現在聽著的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或更多的敵人,也許99%的敵人是無心的,他們或是你的朋友,或是你的老師;他們並非有意使你出錯,使你婚姻觸礁、關係破裂、事業失敗,使你無法達到人生目標。敵人就是潑冷水的,令你失掉熱誠的,他們許多都不是故意的。

如果你是自己最大的敵人,肯定你不是故意的。神想締造復和、救贖和創造。我們要對抗敵人,祂就在我們面前擺設筵席。我問自已,神在桌子上擺的是甚麼?我會吃到甚麼樣的食物?這種食物,要在這關係或經歷或接觸中,在情緒方面給你加力:開始時的頭盆,祂要擺在你面前的是,讓你嚐到積極的前境,而不是消極的前境。忽然間,你開始領略到,你誇大了仇敵的力量。你太認真聽他說話了,我們有極大的空間去誇大進入腦海的消極思想。忽然間你明白到這人他對你說你無法做到,是不會湊效的,他並非最終權威。你得到的第一樣就是對仇敵的能力及才智的新了解。

第二道菜來了,正如沙律之後是湯,第二道菜是開始想到你擁有的朋友,忽然間你發現你的朋友比敵人多。而且你太少依靠你的夥伴和同事,我就是這樣度過困難的時候。我也經歷過困難的,但你不會想到,多少次我想起你們,你們的臉、你們的名字,那使我鼓舞。我告訴你:你的朋友比敵人多,無人例外。這就是第二道菜,是神放在你面前的食物。

如果你不是要坐下來在敵人面前進餐,或許你不會遇到這種情況,使你能享受第三道菜:那就是感謝的心。我是蒙福的。看看那些喜歡我、為我禱告、關心我的好人。接下來是祂為你預備的第四道菜:那就是憐憫。你發現自己曾經是不公平的受害者,這世界充滿了不公平,這是過去一年我學到的。很多的不公平:或許是種族方面,或許是經濟方面,或許是文化方面;你一旦坐下來,你經歷過不公平這敵人,你坐在桌子前吃喝,你就會對於受傷害的人心存憐憫。

第一道菜是積極的看法,然後尋回朋友,然後是心存感謝,現在是憐憫;這是人類靈魂的營養大餐!接著是主菜,主菜是追求和睦。彼此傷害的關係如何能變成雙贏或互助的關係?有可能嗎?我在俄羅斯可以為拉祖堅擺上甚麼?我可以為阿拉法特擺上甚麼?你可以為你的仇敵擺上甚麼?你尋找可以給敵人些甚麼,你開始了雙贏關係,取代彼此傷害,這就是主菜。

最後,晚餐要結束時,你揮手道別,你離開筵席,你已經改變了,現在你已是一個真正敬虔、真誠的可能思想者。現在你有著新的夢想,現在你相信也許你能使事情發生。反對的一方並非如你想像那樣強大,你還有早被你遺忘的朋友。就算你的敵人,現在也開始鼓勵你。門要為你打開,你無法相信,現在你拿著一個大獎離去。

那就是一個夢想:成為神想你成為的,做神想你做的,我們稱這為人類靈魂的超級營養大餐;你不會在咖啡店吃到的,你跟朋友吃飯也不會吃到的。不會的,要從挑戰而得,惟有當主在你的敵人面前為你擺設筵席,才會吃到這樣的食物。

我們禱告:神啊,真了不起!您仍然活著,仍然在這世界工作,真是了不起,從創造之始。主,感謝您,阿門。



COPYRIGHT 2011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