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集 (10/10/04)
人生最要緊的──關係

專題主講

嘉賓講員:顧倫

人物專訪

祈健
祈健在哈佛大學取得學士學位,然後領取羅氏獎學金,在牛津大學及東京早稻田大學當研究生,取得法律學博士學位;他曾任職夏威夷州長內閣、律師及大學校長,現在他是檀香山女青年會發展及通信部高級副主席,他和太太及三名孩子現居於檀香山。他是《無論如何:弔詭的誡命》的作者。

音樂獻呈

獻唱:
“Joyful, Joyful...”
" He Lives "
"I Would be True"

合唱:
“Let Thy Holy Spirit”

音樂演奏:
DEVON GUTHRIE - "You Raise Me Up"
J. CHRISTOPHER PARDINI – “God of Grace, and God of Glory“
RUSS LEE – “The Living Years”

專題主講文章

我知道在比華利山有一宗十分成功的整容手術,他似乎擁有一切;他有一所豪華房子、平治房車,他擁有自己的電視節目,唯一的缺點,他很少見到太太和還是嬰孩的女兒,因為他太努力工作了從早上七點到晚上十一點,每一天都如是,有時甚至週末也是這樣,他的女兒見到他便哭,因為不認得他似曾相識,是吧

一位海外的朋友曾這樣說:我們英國人工作為生活,你們美國人活著為工作。」我不是高高在上的指責你們;請相信我,你們將會看見,多年來我犯這錯犯得最嚴重,我把事業放在一切之上,現在不會這樣了

現在我明白到,關係不僅重要,更是世上最重要的;有三個理由:第一關係賦予我們人生意義

我出生於洛杉磯東部,離這兒不遠,被一大群家人朋友包圍;但當我進大學,我必須離開他們,獨自前往紐約的康納爾,離開了洛杉磯仍然在美國;並不是因為我不喜歡他們,我愛他們但我想成為一位物理學家,遠超過世上一切,沒有任何人、任何事比這更重要

我讀大學期間,家母死於乳癌;我沮喪極了,她才51歲,我以為她會很長壽,我只是以為罷了她該能看得見我畢業,看得見我取得博士學位多年來,她這麼愛我、支持我、使我覺得自己與別不同,她卻離世了

在那段極痛苦的時間,我發現世上任何成功,若沒有可分享的家人、朋友,就毫無意義現在我在這裡告訴你,我很願意放棄我的博士學位,若我能在這一刻跟家母在一起,在這宏偉的大教堂她對我來說就是這麼重要,現在還是

第二,關係賦予我們人生光彩今天美國有很多獨居的人,現代醫學已證實傷心可以致命,事情是這樣的突如其來的孤單會使我們身體釋放致命的荷爾蒙,諸如皮質醇、腎上腺素;它們會使我們更易患上心臟病、癌症,或會使已有的疾病惡化這解釋了何以長期伴侶離世後,遺下的人很快便會離世你大概也聽說過,記得去年,歌手加殊在太太去世後不足四個月也死了;他愛這女子遠超過性命

關係是重要的,因為它們就像電燈開關,為我們原本黯淡的人生帶來光彩;失去它們,生命就變得黯淡我認識這位荷里活大律師,他受訓於哈佛,他的客戶全都是名人;在法庭裡,你絕對不想成為他的對手,他的詞鋒銳不可當但當他跟孩子們在一起,這位時薪五百元的律師脫胎換骨,孩子們坐在他膝上,把玩著他的手造真絲領帶和袋巾;他散發著慈父的愛,真的很吸引

我在求學期間生活得像苦行僧一樣我必須要聲明這一點,我是個討厭鬼,真的我有朋友,當然嘍,但那算不得甚麼;當然,沒有女朋友你要明白,物理學才是我人生的至愛後來樂露出現了,我的生命頓時被燃點起來,像棵聖誕樹,叫我神魂顛倒,現在仍是

壞消息是,我們婚後想要孩子,但卻一無所獲我們去看醫生,他說我們患的是無法解釋的不育,真夠幫忙,叫我們明白了許多;謝了,醫生他向我們解釋,我們的生殖系統檢查的結果正常,然後他又為我們做了書上所有的試驗,但結果都強差人意對我來說,這消息是絕望的;因為我是家中最後一個男丁,我死後,顧倫的名字就永遠消失,除非我有兒子

多年來,我怪責自己長久忽視婚姻關係,這些年來,我都以事業為首;我求神赦免我,我也求神賜我們一個孩子,但沒有效樂露和我唯有接受我們終身不育,我們永遠無法體會為人父母的滋味

故事並不是這樣結束;說下去之前,我要先講關係是重要的第三個理由

第三,關係把神帶進我們的人生從定義上思考這一點,關係建基於兩個或更多的人之間的愛的連繫顯而易見;但問題是,愛的連繫是指甚麼呢?朋友,這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按照現代社會的意義,愛的連繫最終是無可避免的自戀美國的潮流文化鼓吹我們尋找具自我中心思想的關係,例如:

「我在這裡面可得到甚麼?

「我不為自己想,誰會為我想?」或

「這不是個人的事,不過是生意而已」或

「我最喜歡的是,先學會愛自己,才能學會愛別人

你們聽過吧1985年的流行歌曲「最偉大的愛」,歌手雲妮告訴我們的正是這回事,聽聽歌詞:

「我無法找到任何人能滿足我的需要,因此我學會靠自己,我在自己裡面找到最偉大的愛,學會愛自己那就是最偉大的愛

我想,這是一種人生觀另一種,根據現代科學,人的關係裡愛的連繫

最終是達爾文式的;在這充滿競爭的世界裡,當面對壓力,我們無可避免會跟有著相同基因的人站在同一陣線古語有云:血濃於水這些自戀式、達爾文式的人生觀,會製造出我稱之為自下而上的關係,就是建基於自身低下自我利益的關係我們跟某人結交,因為他或會對我的事業有利;或孩子作了很錯的事,我們還為她砌詞;或我們要疏遠姻親,因為他屬於另一個種族、宗教、政黨或隊伍底線,到了最底,所有自下而上的關係的底線就是我們,我們的自我,我們的優次,我們的基因自下而上的關係全關乎我們的文化、政治、恐懼、偏見

相反,聽聽耶穌在馬太福音六章所說:

「你們要先求我的國和我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這節經文耳熟能詳,我們都曉得;換言之,神希望我們建立自上而下的人生和關係,祂想我們先愛祂,因為唯有這樣,我們才能愛自己,愛別人,才能在屬靈的高地上享受真正的快樂;這是自下而上的關係無法相比的

請留心聽我所說的,這很重要:

l          挑戰是,不是先學會愛自己老實說,我們生來就懂得愛自己,宇宙間沒有比嬰兒更自我中心的東西

l          挑戰是先學會愛神多於愛自己

l          挑戰是建立自上而下的關係,包括跟我們自己的關係,所有關係建基於神的優次,而不是我們的優次,認識到自上而下的關係的重要

樂露和我才恍然大悟,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主日早上,我們在教會裡聽牧師講羅馬書14:17,經文說:「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和聖靈裡的喜樂

真的,樂露和我自那時起,這些年來,心中都有主的平安和喜樂,我們有去教會,我們有讀聖經,我們常常禱告,但我們的心總為著不育而激動、沮喪

但那個主日,這節經文就像一巴掌刮在我們臉上;我們要當父母的渴望,完全是上下顛倒了,我們不僅想要孩子,我們想要一個有著我們基因、長相、性情的孩子換言之,我們想要一個自下而上的孩子

聚會後,我們開車回家;樂露和我彼此對望,我們知道那一刻神想我們做甚麼,祂要我們領養

回家後,我們很興奮,我們跑到樓上,啟動了電腦,整天就在看在本州如何收養美國孩子;我們廢寢忘食,可見我們是多麼興奮我沒時間把整個故事講完,我只能告訴你這麼多;我們參加了領養課程,又填寫了長長的問卷,又接受了很長時間的訪問,甚至被警局查問了兩次

去年九月我們接到電話,傍晚五點鐘,我不會忘記的;我們剛要關門,來電的是一位社工,說為我們物色到一個四歲大的男孩,很快我們就跟他見面了,真是一見鐘情事實上,裡面是有點超自然的事發生了,我們只相處了幾星期,感覺就好像他一直跟我們一起生活

今天,樂露和我絕對相信,他是神賜給我們的禮物;看著他大大的綠眼睛,我們看到耶穌也看著我們,而且臉露微笑我們也看到自己,神為我們行了神蹟,祂使這孩子的長相和行為都很像我們;朋友都為此感到希奇,這是不可思議的最重要的,他像我們,因為他愛神,也許比我們更甚,這孩子多麼屬靈

回顧我們想要孩子的漫長而痛苦的努力,我真希望樂露和我能早點看見亮光;尤其是我但我明白,很多人都面對危機,我不單是說不育,我是指任何危機,我們都害怕憑信心前行;恐懼是,為著自己的骨肉放棄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是一回事,但為著一個陌生人嗎?若那孩子生來就是壞蛋?若他的親生父母有一天要把他帶走,若發生這?若發生那?怎麼辦呢?

樂露和我要克服恐懼,要脫離自戀和達爾文主義,要全力達到神的標準,要信靠祂這要付上多年時間,我們做到了;當我們做到了,朋友,一切都頓時改變就在一眨眼間,那麼快忽然,我們有了勇氣,我們有了捨己,我們有了信心去建立家庭,不是自下而上,乃是自上而下你或會說,當我們學會了把神放在人生首位,我們的人生就被扭轉過來;是的哈利路亞

你又怎樣呢?你仍然尋找基於自私的關係嗎?你仍然只結交於你有利的人嗎?你害怕接觸某些人嗎?孤兒嗎?陌生人嗎?就只因為他們會使你的生命混亂嗎?或因他們會奪去你的寶貴時間?如果是的話,相信我,我能理解,我也曾經這樣

今早我相信神想你對你生命遇上的每個人的態度,不是他們是為你而存在的,而是為神而存在的別等到為時已晚,我幾乎是這樣關係是至為重要的,關係是世上最要重要的事,因為它帶來意義、光彩最重要的,它把神帶進我們的人生

希伯來書13:1-2「你們務要常存弟兄相愛的心,不可忘記用愛心接待客旅,因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

活出自上而下的生命,你的關係就會使你每天與神連繫,還有祂的天使;就像那五歲的大的天使,現在我稱他為兒子,他叫我爸爸謝謝你們,神賜福你們


COPYRIGHT 2011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