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集 (17/10/04)
信心的獎賞

專題主講

蕭安珀博士Dr. Robert A. Schuller

人物專訪

史提芬.巴雲
今天的嘉賓是巴雲兄弟裡最小的,你們可能從他主演的60齣電影或無數電視節目認識他。但多少人知道,史提芬.巴雲是基督的傳話人,幾年前,就是他在荷里活成名後多年,他知道他的人生有所缺欠,於是,他在跟耶穌的關係裡找到了那缺少的部份;當他認識到這關係的大能,他就想跟世界各地的人分享這信仰,這時候,他製作了一輯紀錄片,名為「活出來」,是關於基督徒運動員的特輯。

音樂獻呈

獻唱:
“Joyful, Joyful...”
" Now is the Time for Faith "
" Great is Your Faithfulness "

合唱:
“Psalm 150”

音樂演奏:
PIANO SOLO – JOHN TESH – “Barcelona”
JOHN TESH – “Lord Have Mercy”

專題主講文章

我們在紐西蘭進行電視轉播已好幾年,這節目在當地很受歡迎,我知道那地方被稱為「長長白雲之地」,聽過這說法嗎?「長長白雲之地」,知道為甚麼?她被稱為「長長白雲之地」,在那裡有人居住的多年之前,玻里尼亞人遠眺汪洋,看見長長的白雲掛在天邊;於是,他們知道幾千哩外有陸地,就單憑這線索,他們揚帆出海,尋找這片長長白雲之地。你能想像那些人要有多大信心,離開自己的土地,離開那安全的地方,冒著缺糧、缺水的危險,去尋找這片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土地,很奇妙。多少次我們必須憑信前行,信靠神的指引、帶領、支持。今天我希望你明白一點,你若回應神的呼召,作神呼召你作的,成為神呼召你成為的,你的人生將會不再一樣,你所得的獎賞不一定是經濟上的,但毫無疑問,必定關乎情緒、靈性、永遠的產業。人生最重要的是甚麼?人生就全在於這事嗎?要喜樂,要平安,要有神的良善在心中。當神呼召,回應吧,別問:「這可能嗎?」只管問:「主,您真的想我做甚麼?」

馬太福音提到一次;當耶穌需要時間禱告,祂離開眾人,打發門徒渡到湖的對岸,祂獨自離開,去禱告。門徒向彼岸進發,忽然暴風雨大作,狂風翻起了巨浪,當時是凌晨3:00到6:00之間,他們努力了整夜,竟無法到達彼岸。忽然,在黑暗裡,他們似乎看見了鬼,有人在水面上行走,他們懼怕得很,便說:「這可能嗎?」「是耶穌嗎?耶穌,是您嗎?」彼得說:「耶穌,若真是您,叫我能走到您那裡去。」耶穌說:「來吧。」

我要暫時停在這裡。我想我沒有他那樣的信心,但彼得跳下船,向耶穌走去,為甚麼?耶穌叫他這樣做,耶穌說:「來吧。」他沒有說:「我能行在水面?我沒有試驗過。」他沒有說:「我不曉得應否這樣做。我不曉得要冒多大風險。」他沒有做任何風險回報管理,他只是跳下船,向耶穌走去。

當他離開了船,我們忽略了一點,暴風雨並沒有停下來;他在船外,就被風浪包圍著。忽然,他發現了自己所做的:「我不在船裡,我在暴風中。」這並不明智,他的眼光轉離了耶穌,因為他被暴風雨包圍,他開始往下沉。

於是他說出了那「禱文」,人人都知道那「禱文」,我想每個人都用過這禱文;我小學第一次測驗時用過這禱告,內容是:「主啊,救我。」就是這樣,那就是彼得的禱告。多少人作過這個禱告,我認識的所有人都曾經這樣禱告,非常簡單:「主啊,救我。」

好,你知道正確的語調,準備好了嗎?一起來:「主啊,救我。」聽起來不夠緊急,你要營造那種危急的感覺,你正在沉下去了,四周是狂風巨浪,他說:「主啊,救我。」

當然,祂救了他,他們回到船上耶穌才平靜了風和浪。我要你從這件事留意三點,我希望你憑信踏步。當神呼召,你要憑信前進,作神呼召你去作的。

最近,家母計劃前往德國,我對這件事很關注;上次她離開美國,回來時背部受傷了,她沒有跌倒,她沒有被打,也沒有遇到意外,只是受壓骨折。意思就是,她不是遇到意外事故而令背部受傷,她有骨質疏鬆症;坐完飛機,再坐計程車到酒店,酒店的?睡不慣,稍硬了一點,或稍軟了一點。然後又要把行李翻出來,又要收拾收行李,然後又坐車到另一間酒店,翻開行李,再收拾行李,或許又要睡一張不大舒服的?,日復一日這樣子。終於,她的背部無法支撐,這就是壓力性骨折,她弄傷了背部,三年了。

現在她說要跟家父去德國,我說:「等一等,跟我爸爸去德國,甚麼意思?」她說:「我要跟你爸爸去德國。」我說:「媽,聽起來很不錯;不過,我想你先確定,那報酬值得你冒這險嗎?回答我,冒險與報酬;冒著背部受傷的危險,要配戴支架一整年,那報酬值得你冒這險嗎?」我說:「做了這事後,你要問自己最大的問題,你一旦決定了報酬是甚麼;下一個問題是,我做這件事,是因為我想做,還是因為神叫我去做;你要決定這到底是神的事,還是艾慧的事。若是神的事,冒險與報酬就無關緊要了,豁出去吧。若是神的事情,就去做吧。」

想想彼得,若他曾考慮冒險與回報,他必定不會離開那船;他會先穿上救生衣,做足安全措施,然後走進暴風中,那就是風險管理。但若那是神的事,風險管理就得擱在一旁。

我們來到第二階段,第二階段是我們知道那是神的事,我們只管踏入風暴中,走在水面上,作不可能的事;不可能的事就只是要多一點時間,難度高一點,要求一點協助:神的協助。當你憑信踏出第一步,要作神呼召你作的,神想你做的。記得,當你踏到船外,暴風雨沒有停止,置身暴風雨中的試探,就是專注於那風雨,而不是專注於目標。目標就是做神呼召你做的,當你離開了船,發現自己處身風暴中,很容易會感受到所有負面的東西,始終,這是人之常情,尤其當你打到自己的手指時;我的手指已經不太瘀黑了,瘀血都退去了。

我在拉古拿灣買了一間舊房子,我在那裡做了很多工作,其實我敲破了我的手指。不曉得你有沒有試過?那真的很痛,痛死人了;錘到手指時,你知道嗎?我腦海裡只想到我的手指,所有注意力都只在我的手指上,難以置信,簡直就是酷刑,痛楚難當。我們離開了船,踏進風暴裡,就會被負面的思想重重包圍,我們要脫離那境況。今天多少人感到被問題所捆綁,不知道如何面對,就像米高安哲勞(米開蘭基羅)未完成的奴隸像一樣。

我去過佛羅倫斯,看過大衛像,很壯觀。今年他們慶祝他的500週年紀念,大衛500歲了。在通往大衛像的路上,兩旁是未完成的奴隸雕像,都是米高安哲勞(米開蘭基羅)的作品。你會看見那些雲石柱,然後是那未完成的作品,你可以看見肩膀和手臂,似乎他是被困在這東西裡。另一尊是企圖爬出來,看來他們真的要從雲石裡爬出來,他們被捆綁了;我在想,多少人今天感到受捆綁?被疑惑的暴風雨捆綁,被憂慮捆綁,被疾病捆綁,被不同的困難、苦難捆綁。

彼得的目光轉離了耶穌,因為他看見四周的風浪,他到了絕望的地步,才向耶穌禱告,呼求祂;他作了那偉大的禱告,那禱文,你記得那禱文嗎?是怎樣的?「主啊,救我。」我們可以記住這禱告,他作了那禱告;當然祂救了他,祂救他,因為彼得從正確位置發出禱告,他對神有正確的觀感,他知道唯有耶穌能救他,他的禱告也出於對自己的正確觀感,他知道他需要拯救,憑信邁步,專注目標而不是風暴。然後,只管繼續禱告,全然倚靠神,全力以赴;我知道心存疑惑就不能得著好東西,要有信心,不需要很多,一點點就夠了。憑著那信心,必然能成功。

親愛天父,感謝您;因您現在拯救,拯救人脫離貧乏的思想,拯救人脫離捆綁他們的思維模式,拯救人脫離有病的思想。當我們專注於您拯救的大能,求您賜下醫治、盼望、極大的賞賜和豐盛,還有您自己。觸摸我們的心,觸摸我們的思想觸摸我們的身體,觸摸我們的靈,使我們真認識到,在您凡事都能。我們愛您,主;讚美您聖名,阿們。


COPYRIGHT 2011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