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集 (07/08/05)
夢想成真之二:我能

專題主講

蕭安珀博士

人物專訪

貝雷斯SHIMON PERES
被公認為以色列立國之父之一。曾於1984年及1995年兩度出任以色列總理,三次出任該國外長,並於94年獲諾貝爾和平獎。十六歲已活躍於政治運動。1959年獲選為以色列國會議員,直到今天,倡議「友善屏障」概念,旨在促進與南黎巴嫩友好關係。1993年貝雷斯主張和談,結果達成與巴勒斯坦歷史性的和平協議,這也使他贏得諾貝爾和平獎。

音樂獻呈

獻唱:
"Joyful, Joyful..."
" We Build a New Tomorrow "
" I Will Sing My Great Redeemer’s Praise "
" Only Believe "

獨唱:
“I Will Sing My Great Redeemer’s Praise” by CRYSTAL CATHEDRAL CHOIR

專題主講文章

家父與我正分享一系列信息。上週我講了「我是」,今早我會講「我能」,下週他要講「我會」,然後是「我信」。這些信息來自一本很好的書,書名是「夢想成真」。這本了不起的書很有能力,裡面還有很好的禱告和其它內容。我們必須明白,我們若能作夢。那夢必定是可能的。因為神不會賜下夢,除非它可以成真。

夢想成真。

這從明白「我是」開始,因此上週我們以「我是」開始這系列信息。假如你錯過了,瀏覽我們的網頁,就可以讀到這篇信息,要認識你是耶穌基督裡的人。明白你是神的兒女,得能力去成就祂的旨意。若沒有這基礎,你便囿於肉體的有限能力,無法行使屬靈的無盡能力。「我是」決定了「我能」。

 

我為「我能」創造了一個同義詞,很好記,保證你不會忘記。你一生都會記得,起碼有些人會。「現在選擇心態」,就這麼簡單。我現在就選擇我的心態。這很簡單,也常發生。從作抉擇開始,有時候我們不做抉擇。因為這看來太簡單、太容易。人生最好的選擇通常很困難,而從神而來的選擇更是不可能。但我們若作這抉擇,決定逆流而上,我們就向著山巔進發,完成神所交付的。容易的選擇會帶我們往下走,像水向低流。

 

貝大衛是位可能思想家,他是攀山專家和製片家。1985年他成為史上第二位登上額菲爾士峰的美國人,身為製片家的他,那次旅程不忘攜帶照相機,並在山頂為美國廣播公司的體育節目作現場直播。這項創舉為他贏得艾美獎。1998年我聽他演講。他說:「兩年前IMAX的製作部代表來找我,想我帶一部IMAX的照相機登上額菲爾士峰,看著那照相機。」我說:「這不可能。」上次我們攀山成功,得歸功於我們把衣服的標籤統統剪下。那堆標籤足有半磅重,現在這些人拿著重80磅的照相機。問我可否把它帶上山頂?我們毫不猶疑地說:「不可能!」90秒的膠卷重5磅,說不可能的理由還多著。但偉大夢者的偉大夢想永不實現,它們是超脫的,哲學家懷海德這樣說。當貝大衛開始想,或許這可能,或許用某種方法,我可以把照相機帶到山頂,事情就開始改變了。

 

 

當我們開始想到可能,我們就開始面對不可能的事。只要我能這樣做,或許我們可以那樣做。當這事發生,當那事發生,不可能忽然就變成可能。他們用兩年時間把80磅的照相機減為35磅,然後又使照相機能在低溫運作。山頂的氣溫是零下三、四十度,照相機不能結冰。在這種氣溫也不能脫手套來操作它,它必須要有大按鈕,這是項奇妙的成就。1996年他們開始攀登這高峰。我能!甚麼意思?現在選擇心態。他作出選擇,他選擇積極思想,他的決定並不基於簡單容易的事。他選擇在不可能中創造可能,就這樣作出了抉擇。這抉擇使心態改變,變成「我能」的心態。

 

有人寫過這樣的話,不知是誰,是一首佚名的詩。「若想自己已被打敗,你是被打敗了!若想自己不敢,你就不會做。若想自己不能得勝,我幾乎肯定你不會勝利。若想自己失敗,你就失敗了。成功從人的意志開始,一切都關乎心態,人生並非事事如意。若想你能夠成功,你就能夠!」

 

選擇,心態,現在。

我認為我能,我認為我能,我認為我能。問題一定會出現,尤其當你有偉大的夢想。事實上,如果沒遇到問題,那就是你的問題。亨利.福特說,若認為自己有所不能為,你就對了。

 

貝大衛把照相機帶到額菲爾士峰之巔,確是創舉!要知道額菲爾士峰高29,000呎,比死亡地帶還要高3000呎。

他們稱26,000呎為死亡地帶。因為在那高度空氣很稀薄,人不可能吸到足夠氧氣。一旦攀越26,000呎,你的身體便開始死亡。但他們仍然帶著照相機往上爬,你一定要看看IMAX的額菲爾士峰短片,十分精彩,我能。

 

選擇,心態,現在。

我們很容易會說:「我的進度未如理想,我就是進展得不夠快,這不會發生的。」我要提醒你,千萬不要放棄!進度雖看似緩慢,仍要繼續努力,想想烏龜把蝸牛載在背上走路。蝸牛會怎麼說?當你覺得沒任何進展,想想蝸牛。你就會明白你總會勝過那些挑戰,總會度過那些扎。你會成功,你能夠成功!

 

 

我想到一名讀第八班的小女孩,有人送她一件運動衫,上面印著「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她穿起那運動衫,它成了她最愛的運動衫。作為體操運動員,她接受嚴格訓練。她很努力,盡力使自己成為出色的體操運動員。15歲那年,她明顯地是比體操運動員的一般身高略高一點,似乎她的夢想永不能實現。有人建議她改學跳水,於是她學跳水,表現出色,她做得很好。進大學時,她贏得全國冠軍。準備參加2000年悉尼奧運會選拔賽。選拔賽前三個月,她腳受傷了。只是簡單的熱身,竟導致腿部三處受傷。接下來的兩個月,只能在腦海裡練習翻騰、起跳等動作。我再也想不到比這更緩慢的進展。但「我能」的意思就是選擇、心態、現在。盡可能去做,即使只能在腦海中想像。是的,我看見自己站在山頂上。我看見自己成功!

 

 

她參加了奧運選拔賽,並且入選。她穿上特製的鞋子,好讓她能爬上階梯,非常痛。但她能站在十米高的跳台上。十米,大約是三層樓高,非常危險的運動。稍一失誤即導致嚴重後果。奧運會開始了,她表現出色。她進入總決賽,排第八位。距離成功還有很遠的路,但你可知道?她用了兩個月時間在腦海描繪比賽時要做的每個動作。

她做了她能做的練習。到真正跳水的一刻,她的表現完美無瑕。從第八位升到第七、第五、第三位。韋蘿拉,2000年9月24日,在悉尼奧運會為美國奪得金牌。

 

接受訪問時,她第一件事就是跑上前抓住她的教練。被問及有甚麼感受時,你知道她說甚麼嗎?「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她得了金牌,腓立比書四:13,把它寫下來,記在心裡。為第八班的孩子買件運動衫,「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我能,現在就選擇你的心態,你就會做得到。貝大衛登上額菲爾士峰的確很困難。1996年5月23日早上10:55,大衛用無線電通知營裡的人。他說:「我無法再往上走,我們無論看哪個方向,都只有下坡,不能再前進了。」

 

沒有日落和黎明的那天將要來臨。當我們站立在造物主耶穌基督面前,我們能夠站在那高山之巔。那時,也只有那時我們能說:「我不能再往前走了。」

 

我要用這小書的禱告來結束:「主啊,為著您所創造、要放進我思想的精彩意念感謝您。我會以熱忱探索,為要能想到從神而來所有的可能思想,阿門。」


COPYRIGHT 2011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