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集 (04/09/05)
我的旅程之一:終極之旅

專題主講

蕭律柏博士

人物專訪

畢傑夫 Keith Black
他17歲得威斯汀豪斯科學獎,出生及成長於一個很好的家庭。他是全球其中一位最出色的腦外科醫生,擅長對付棘手的腦腫瘤。現今美國約有五千名神經外科醫生,四千五百名專醫脊柱神經,餘下只有一百名慣常處理頭蓋骨裡面的病症,當中約五十名專精於修補血管,而不是治療腦腫瘤;最後只餘下五十名可被當作腦腫瘤專家,他們每年平均施行100宗手術。但畢傑夫博士以及另外幾位醫生,每年平均施行多於250宗手術,平均每週五宗。他的病人不僅是美國本土居民,更有來自世界各地。

音樂獻呈

獻唱:
"Joyful, Joyful…"
"In Heavenly Love Abiding"

合唱:
"Great and Glorious" by Cathedral Choir
音樂演奏:
"All Creatures of Our God and King" by Dick & Mel Tunney
"Veloce" Flute Solo by Gregory Jefferson

專題主講文章

我的生命是一份禮物,我沒有請求神讓我降生,神給我很多禮物、機會和可能性,這一切我都沒有求神讓我得著。若回看一生的成就,或許也會得著這結論。 就像七十五歲的我,還有一件事未做。我只是做好本分,我就在這兒,做好我該做的事。有人說過,若你做好本分,你的人生定能出很多奇妙的事。

我的旅程》是個很棒的故事,它讓我想起我記不起的事情,停下來思想我走過的一切路。我的天,我遇過很危險的事,其中最危險是:在我乘坐俄製直昇機飛越中國長城的時候,我以為我們會墮機。還有坐小型飛船的經歷、坐噴射機、坐和諧式飛機等。我的天,你可以一直數下去,我當時就以為我會死衣阿華州的女孩定婚,就是我的妻子艾慧。而我的同學華倫希比迪,他跟南達科卡州一個女孩定了婚。我們只能在放假時去探望他們,未經學院批准,我們便不能離開校園。在某一個星期五早上,我們感到很驚奇,因為神學院院長約翰慕特博士說他要出外,接著的星期一不用上課。他要到別處演講,我們星期一可以休息了,整個星期一都是他的課。他是個很頑固、嚴厲的人。若我們遲到,他會很難原諒我們,他不會接受任何理由或藉口。我們離開星期五的課後,我便對華倫說:“華倫,你也知道他星期一不來上課,我們可以駕車從密西根到衣阿華去跟女孩約會,好好享受一天,然後在星期二早上回來上課。他回來後也不會知道我們曾經出外。”

我是個可能思想者,但有時這會帶來麻煩。我們真的這樣做了,我們享受了很棒的週末,並在星期一晚上回神學院。我們出現在星期二早上的課,沒有人猜到我們在週末期間出去了。我們像其他年輕的牧者的夫婦一起上星期二的早課,我們想要瞞過他。慕特博士看著我問:“蕭律柏嗎?”

我說:“有甚麼事?”

他看著我,甚麼也沒有說。

我又問:“有事嗎?”

但他沒有理會我,接著他也找著華倫希比迪,他又說:“華倫希比迪。”

華倫說:“怎樣?”

“華倫希比迪?”

“是的?”華倫答。

“蕭律柏、華倫希比迪:為甚麼你們不上昨天早上的課?”慕特博士問。

我們說:“你出外演講了吧。”

他說:“沒有,取消了,我留下來。”又說:”你們沒有得到批准到衣阿華去。”

我說:“你怎知道我們到衣阿華去?”

他指著我們的同學沙迪杜格說:”是沙迪杜格告訴我的。”

我們說:“沙迪,你出賣我們。”

我們遇上麻煩了,他叫我到他的辦公室去,我永遠不會忘記他第一句話。“這週末充滿純粹的快樂嗎?”很聰明的形容詞。他有很多聰明的形容詞:“充滿純粹快樂的週末。”

我說:“是的。”

那天早上我原定會跟其他學生和老師一起在教堂祈禱,現在發生了這種事,令我感到很大打擊。我要上台作開始的祈禱,我永不會忘記那禱告:“親愛的主,求你幫助我們,原諒我們所做錯的事。”

你知道在二至三十年前,美國其中一位最偉大的牧者離世,我從未跟他碰面,我很遺憾沒有跟他見過面,他是森姆鞋匠,他是主教派的牧者,他跟諾曼是最好的朋友。他們兩人在精神上幫助比爾弟兄,設計出十二步的酗酒治療計劃,這計劃其實不是個非宗教的計劃,它來自諾曼和森姆博士的心靈。

而森姆其中一次講道非常戲劇性。事實上對英國國教徒和主教派來說,這實在太戲劇性了。他說:“在天堂時,神把所有人召去開特別會議,所有的天使都齊集在一起,所有死者的靈魂都在那兒,而神的兒子也在那兒。祂看著那兒子,對祂說:‘磢漁伅”鴗F,磟O時候走了。’祂說:‘但我要告訴瞗A磠陞@後不是一個成年人,篞|是個小孩子,而且不會像這兒般舒服、漂亮。篞|在一個馬糟中出生,磥ㄦ|有清潔的尿布和衣裳,篞|躺在稻草上。’

祂說:‘我要磛鴩爾怚h,讓人明白我真正的樣子,有人以為我很嚴厲,以為我喜歡懲罰那些做壞事的人。我不是的,我喜歡寬恕別人。若給我機會,我會寬恕所有的人,但他們對我沒有足夠的信心,不信我會寬恕他們。耶穌,磟O時候走了。

篞|經歷前所未有的體驗,那就是羞辱,在這兒我們只能經驗到榮耀和尊貴,但穇N會體驗到名為羞辱的東西,他們會把磢漲蝒A撕碎,他們會鞭打瞗A篞|跟兩名罪犯同死。在我們永恆的時間中,這經歷只是一瞬間,很快磭K會得回生命,篞|復活,篞|再次出現。新的信仰會出現在這世上,這信心永遠不會逝去。耶穌,從那時開始,磠n暫時離開天堂,這是我們把天堂建立在地上的行動!那天堂會留在那些跟隨磢漱H心裡,兒子,磠n給他們我的愛。’”森姆,謝謝你的分享!

當你開始擔心、憤世嫉俗,懷疑和苦澀時,神的靈又會再次回來,讓你重新得著信心和力量。這是有力量的,這是在地上的天國。

或許最能表達出天國在地上的是當你做了一些錯的事。當你成為了罪人,但你卻能得著赦免,沒有懲罰、沒有法律和判決,你被赦免了。


我很榮幸能跟兩位最偉大的精神病學家做好朋友,他們是法蘭基和曼寧,這實在是我的榮幸,還有我時代最偉大的神學家:德國的楊格慕特曼,慕曼博士名為希望的神學家。我們曾有過對話,在出版這本書前,我重看他給我的信件,很美的信,我跟你們分享其中一兩段吧:

慕特曼在德國出生、成長,在年輕時加入了納粹黨青年軍,成為了希特拉軍隊的一員。他說在年輕時就說過:“我穿起希特拉軍隊的制服,我已想好怎樣作戰、上場殺敵。”他說:“我成長期間,一直不信神,我父母是純粹的世俗主義者,我從沒有讀過聖經。當我去打仗時,我姊姊給我一本由費斯寫的詩集。

“荷蘭亞肯迪之橋的戰爭就像地獄,在那兒有很多人死亡。我還記得當時的新聞報道實在很可怕。”他繼續寫,說道:“我仍然能看見敵軍的坦克車,開著機槍掃射,我方很多朋友都被殺死。我是第二十四個士兵,我很幸運,沒有受傷。我四周都有人傷亡,但我卻沒有受傷,我便呼求神說:‘神啊,為甚麼?’為甚麼我會呼求神?我對祂一無所知,我不相信祂,我完全不知道祂。我是個世俗主義者、無神論者,是數學和物理學的高才生,我的英雄是愛因斯坦和海森堡,我毫不尊重名為神的東西。我的夢想是成為像他們一樣的大學教授。再在我活著,身邊卻是死亡,很多的死亡,但我還站著,我還活著。

“接下來我知道我成為了戰爭的罪犯。”他說:”他們把我送到蘇格蘭去,我第一次在奧特維茲的集中營看見我的照片,照片就在那兒,沒有評論,也沒有寫甚麼。另一名德國犯人對我說:‘這是他們的宣傳技倆,德國人不會把人燒死的。我們都很清楚,這是他們的政治宣傳,或許我們殺了一些人,但他們在德累斯頓殺掉更多德國人。’接著還有其他的照片,也沒有評論和說話,最後我們知道那不是政治宣傳,它們都是真實的!我們德國人真的做了這些事,我們是為他們打仗嗎?讓希特拉有力量把更多人殺死?這就是我人生的價值嗎?”

他說:“這是我以前一直未嘗過,是最深層的恐懼、羞辱、受傷,沒有東西能幫助我,實在太可怕了。

“一個不懂說德語的蘇格蘭牧師來到這個囚犯營中,他來到我處,給我一本書,我真的不明白他在做甚麼?他也不明白我說甚麼,但我收下他的書,那是用德文寫的,名字是聖經。我以前從未見過它,便從詩篇開始唸聖經,開始唸到耶穌的事。我對耶穌一無所知,看見祂如何死在十字架上,在祂死時,祂大聲呼喊:‘我主我的神,磟隻鬋鰼顜琚H’在我看著這幾句話時,我裡面發生了一些事,耶穌能明白甚麼是羞辱,祂能明白我所經歷的一切。祂能明白羞辱,我想更深認識祂。

“接著我發現,或許是沒分別的,但我留意到這兒警方待我們很好,他們沒有增加我們的羞辱,沒有再次羞辱我們,他們不會因著我們的罪怪責我們,我們背負著罪犯的牌子,但他們原諒了我們。我不能說清楚那是甚麼感覺,但我知道我不配得著寬恕。

“他們都叫自己做基督徒,我作了一個決定,我決定了我要像他們,就是在那時刻。”他寫著:”當我心裡決定成為一個基督徒,我變得對聖經充滿興趣。它是充滿愛、是講述耶穌的書。

有一天高潮來了,他們說:‘有來自荷蘭的年輕人來探望我們,他們不是來傳教,而是來跟我們分享。’我們全都坐在一處,穿起我們的囚衣,這些荷蘭人進來的時候,他們第一句話就是:‘我想你們知道我們來自阿肯迪。’這句話真的很可怕,那次戰爭就在那橋上發生,我的朋友在那兒被炸死,我亦在那兒發出最終的求問:‘神,為甚麼會這樣?’他們說來自阿肯迪,這讓我感到很害怕。他們說:‘我們都知道秘密警察的可怕之處,也知道你們在集中營對那些猶太朋友做了可怕的事。我們知道我們的橋如何被炸毀,我們來是要告訴你們,我們想你們知道一些事,我們會建一條新的橋。是的,你炸掉了舊橋,我們便去建一條新的,但我們想要告訴你另一件事,我們要建的是全新、特別的橋。這是建在你的心和主耶穌之間的橋,這條橋也連起了你和我們的心。祂原諒了你、寬恕了我們。祂是我們的主,是我們的救主。’

在最後他這樣說:‘我仍然是個年輕人,是個納粹黨青年軍,但我真的獲得拯救了。’他去接觸他們,他們觸摸著我。他們擁抱著我,我擁抱著他們。他們原諒了我,現在我完全得著拯救。”哈利路亞,真是奇妙的經歷。

你能夠想到跟你的關係嗎?耶穌把天堂帶到地上,我從你們的臉、心和眼睛看見很多活在天堂的人。你接受主耶穌,它不是宗教它是新的關係。別說它是個叫基督教的宗教,它是你跟主耶穌做朋友,這友誼能帶能你面對生命,走進永恆之中。

我邀請你接受主耶穌,你們要接受祂,看祂的事蹟。獨個兒向祂祈禱,成為祂的信徒和朋友,讓祂的愛進入你那裡去鼓舞更多的人。祂希望能再回到大地,但你要讓祂回來,祂才能回來。你或許想知道祂何時再回來,但我最感到的興趣的是…
你要讓祂進入你的心,你要成為地上天堂的一部分,這是你的禱告、是你的決定。

我們來祈禱:”主啊,今天有很多人作了這決定,他們以前並不相信神,並不認識主耶穌,現在也一樣。但主啊,現在是時候讓他們重生,哈利路亞!求主幫助我們繼續努力,作工成就大事。讓我們充滿動力,得著改變世界的力量,這是由主耶穌藉聖靈帶領的行動。讓我們把天堂帶到地上,阿們。”


COPYRIGHT 2011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