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4 : 神聖的不滿足( 22-02-2009 )

專題主講

海波斯牧師 Pastor Bill Hybels

人物專訪

胡約翰 & 胡翰理 John Patrick Hughes & Patrick Henry Hughes

音樂獻呈

詩歌:
快樂,快樂  ( Joyful, Joyful )
萬口歡唱/我歡喜說這故事 (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To Sing )
我知我救贖主長存 (My Redeemer Lives )
胡翰理- 奇異恩典 (Amazing Grace)

專題主講文章

不曉得你有沒有問過自己一個問題,它讓你日思夜想,使你煩惱不已;苦苦思索一個你無法解答的問題,幾年前我有此經驗。我喜歡研究關於領導的課題,我知道異象對於領袖多麼重要。一天,我開始問自己:「異象之前是甚麼?在基督的熱心跟隨者心中,到底發生了甚麼事,驅使她或他起來行動?是甚麼使他們離開沙發,使他們動起來,回應世界裡的事件或需要?」異象是後來才有的,就是當你制定策略,當你為跟隨者描繪未來的圖畫時才有的;但這一切從何開始?是甚麼啟發一個人,要為世界帶來美善而採取行動?

思想這個問題時,我剛好在讀一些經文,有些人會很熟識──舊約聖經裡關摩西的事蹟。他實在是一位偉大領袖。有一天,摩西出去看自己的同胞工作。摩西是希伯來人,猶太人,他在埃及被法老的女兒養大,在當地接受教育,習慣了在法老家中長大所享有的特權。但他知道自己是猶太人。那時候,猶太人是埃及人的奴隸,埃及人逼猶太人做苦工,摩西決定看看同胞們如何受苦。經文說,摩西出去看見百姓做苦工,猶太人受苦;他看見一個埃及人打一個猶太人。
我想先停下來問一個問題,希望你們都能回答。上一次你近距離看見有人被打,是甚麼時候?我一生中只見過一次,當時我讀高中。事情發生得太快,我阻止不了;到我能阻止時,已經太遲。一位同學,他與我共用儲物櫃,就在距離我幾個儲物櫃之外,學校裡其中一個大塊頭經過,把他的書本撞跌地上,然後對他說:「撿起來。」當那同學彎身去撿課本,這個較年長的暴力男士說了一些威嚇的話;我的朋友忙著把書本撿起來,雙手無暇保護自己,就在幾秒鐘內,這欺凌別人的孩子一拳打在我朋友面上,很快的打了三、四拳。站在旁邊的我們,根本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事情發生得太快,我們無法很快的作出反應去制止。我忘不了牙齒被打碎的聲音,鮮血濺在朋友身後的儲物櫃上的景象,我不會忘記;當我低下頭,看見鮮血灑在白色水磨石地板上。那是我人生中,其中一次使人不安的近距離經驗。後來我們終於明白發生了甚麼事,知道了他的意圖,我們紛紛丟下書本,把大塊頭拉開,但為時已晚,朋友已經嚴重受傷。那些聲音,那些景象,一直緊緊跟著我,直到如今。

摩西看到的,就像當天我看到的。他看見一個埃及人,也許還拿著某種刑具,把一個猶太人打得半死;至少我們是這樣相信。摩西看了一會兒,他無法再忍受,於是決定要為他的希伯來同胞出頭。他跳入戰圈,把這個埃及士兵打死;他要保護自己和朋友。結果,引發這場打鬥的人死了。經文說,摩西把他埋在沙中。

同一段經文記載,第二天,摩西又出去,他又去看百姓工作。這一次,他看見兩個希伯來人,兩個猶太同胞在爭執,他們打起來。摩西跑上前制止他們,並大聲問:「為甚麼?為甚麼你們這樣做?管治我們的人打我們,已經夠糟糕,這種事不應該再發生。但我們是同胞,不要自相殘殺!」摩西看到為奴的希伯來人受盡壓迫,意志消沉,他無法忍受他們還彼此傷害,於是制止他們。

再往後看,摩西看見了燒著的荊棘。在那燒著的荊棘旁,發生了一件事,永遠地改變了摩西。經文是出埃及記3:7,神對摩西說:「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實在看見了。摩西,你以為自己看見了不好的事,看見了他們受壓迫,看見了他們挨打、流血;我從天上也看見了。我看見了我的百姓在埃及受的困苦,我聽見了他們的哀聲,我關注他們的受苦,我要拯救他們。」出埃及記3:10:「我要打發你去。我要使用你做這事。」若今天你甚麼都沒聽到,至少聽聽這番話。我認為真正發生的事是,神對摩西說:「那天你看見的暴力事件,使你十分沮喪及憤怒的,那天在地上你看見你聽見的,我在天上全都看見;我聽見他們受苦,聽到他們的哀聲,我在天上也感到無法忍受,我的靈很激動,我要介入,要把這污穢從地上清理掉。不過,我要使用你去做這事,因為我看見你生命中的熱誠。」我稱這概念為神聖的不滿足。當基督的跟隨者看到社會上的不公義,因而感到難過、困擾,心中很是難受,並說:「我不能忍受看見這種事。」然後,神會在天上微聲說:「我們在天上也痛恨這種事。」神的能力,加上地上那沮喪的人的能力,也許就會為一些新事情注入生命,解決問題。

讓我以另一個方法說明。在我小時候,全美國的孩子都愛看一齣動畫,動畫的主角是大力水手,Popeye the sailor man。記得他女朋友的名字嗎?奧莉芙。我印象非常深刻,她長得很標緻,人吹口哨狗也吠。在故事中,有時候有人會危害到奧莉芙的安全;大力水手原本是很隨和的,但到了某個地步,似乎要發生災禍,似乎可怕的事快要臨到他心愛的奧莉芙,大力水手就感到血壓上升,脈搏加快,他會說一句話。幾乎跟我同年代,看這節目的所有美國人,都會說這句話。到了那地步,他就會說:「夠了,我忍無可忍了。」然後,他會打開一罐甚麼菜?大力菜,一口把它吞下;他的前臂頓時變成武器,使他能擊潰敵人,拯救奧莉芙脫離險境。最後他會說:「我夠力,因為我吃了大力菜,我是大力水手。」我很欣賞創作這套動畫的人的智慧,還有那句名言:「夠了,我忍無可忍了。」

摩西無法忍受看見希伯來同胞受壓迫遭毒打,他忍無可忍了。讓我問你,講道結束前,我還要再問你好幾遍,我是十分認真的。甚麼是你無法忍受的?
你看見世界上發生甚麼事情,會使你感到挫敗?在電視看見甚麼,在社會上看見甚麼,在居住的地區看見甚麼,在學校看見甚麼,在教會附近看見甚麼,在工作裡看見甚麼,是你無法忍受的?它對你的困擾比對別人大,你知道你是被它深深影響著的。你有沒有經歷過?你的神聖的不滿足,正正就是摩西所經歷的,是摩西向神表達;後來神與他聯手,釋放了一群為奴的人。

想一想大衛王。大衛王常常為哥哥們帶食物,那時候哥哥們在戰場上,一個名叫歌利亞的巨人,日日夜夜的在褻瀆神,褻瀆聖潔的神。大衛的哥哥覺得沒甚麼,但大衛卻感到難受,他說:「你們怎能忍受?他在褻瀆我們偉大的神!」
有一天,他說:「夠了,我忍無可忍了!」於是他拿起機弦,全速跑向前,他要攻擊這仇敵,他甚至不曉得會有甚麼結果。但他忍無可忍了。
我想到五、六十年前,美國的馬丁路得金。他無法忍受飲水泉、浴室上的「只准白人使用」的告示,他無法忍受黑人要坐在巴士的最後面,在教育、工作、房屋等都要排在最後,終於,他裡面的神聖不滿足到了一個地步,他靜靜的對自己說:「夠了,我忍無可忍了。」他深知其激進主義可能會使自己喪命,事實也是如此;但他的神聖不滿足感,不容許他選擇別的路。

我是世界宣明會的董事;世界宣明會是一個很好的機構,他們奉基督之名,救助饑餓兒童。我擔任他們的董事許多年,因此得聞世界宣明會創辦人的故事。他是這地區的一位商人,曾經在很偏遠的地方,監管一條糧食線的運作。當時許多小孩子在等待分發糧食,那天天氣很熱,糧食不多;這位男士名叫卜皮爾,他沿著糧食線走,看到一些孩子不支倒地,有些人昏過去了,有的更當場死去,他非常難過,他跑到糧食線最前方,說:「你們動作要快點。」但最前方的人說:「我們沒有糧食了。」「甚麼?」「我們無糧可分了。」他再看那條長長的人龍,那就是他的大力水手時刻,他站在那兒說:「夠了,我忍無可忍了。」他搭飛機回家去,跟幾個朋友開始為饑餓兒童籌款,世界宣明會就這樣誕生。他們現時奉基督之名,救助數百萬名饑餓兒童;他們在全世界進行的一切美好工作,是因為在某一刻,有一個男子說:「夠了,我忍無可忍了。」那一刻,在天上的與他相遇,說:「我們也忍無可忍了,行動吧。」

我回顧自己的人生,我成長於一間我無法忍受的教會。我不是說那裡的人不好,但我們太過內聚,只想唱我們的詩歌,彼此保持緊密聯繫。有許多人遠離神,一敗塗地,他們距離我們的小小的荷蘭教會的停車場,不過是九桿射程,我們卻從來沒有動過一根指頭去接觸他們。我們是一群精髓、舒適、方便主導的一般基督徒,聚會時見見面,然後休息七天,再見見面;這使我感到很難過。後來,我認識了一位神學教授,他告訴我教會應該是怎樣的,新約使徒行傳二章的教會應該是怎樣的;他跟我講及地方教會應有的能力、美和潛能。當我把他所說的對比我眼所見的,我記得我的反應:「夠了,我忍無可忍了。我要委身於建立一間使徒行傳二章的教會,即使賠上性命,也在所不計。」我無法忍受那種不一致,「不知道有否有用?」「再看吧!」我再問你,這比問我更重要,甚麼是你無法忍受的?當你看見,它會使你戓到傷痛,比你的配偶或兒女更大;你為它徹夜難眠,比其他人更多。是甚麼?是種族歧視嗎?是無家者嗎?是受虐兒童嗎?是赤貧嗎?是愛滋病嗎?是不道德的營商手法嗎?是惡待顧客的商業嗎?是得不到照顧的病人嗎?是遇到困難、漸漸遠離神的年青人嗎?是失去功能的教會嗎?是甚麼?這很重要。你必須知道,因為使你難過的事,往往會帶你來到那一刻,我忍無可忍了──大力水手的時刻;然後,天和地混為一體,你裡面的沮喪大爆發,會被天上的能力燃點起來,你會起來行動,改變世界。

關於神聖的不滿足,我要給大家四個原則,然後我會帶領你們禱告結束。第一,基督的跟隨者必須具有社會良心,知道世界裡有甚麼問題,這是神要我們放在首位的。獨特的神聖的不滿足。當我們收看電視新聞,當我們看報紙,我們知道非洲某處發生的事,或世界另一個地方遭受颶風吹襲,內城的一些問題,若你們都有良心,這良心是被耶穌基督軟化了的,這些事會觸動你的心,會引起你的行動,甚至你會為此捐款或做義工。不過,我要區分對於世界需要的一般感動,以及使你心碎的那個獨特的需要,就是會令你說「我忍無可忍了」,「這是我要去解決的」,「神要我去回應的」,「我要為它付上生命的」。不管是職業上或是超過職業上的,請花點時間去辨別,世界的一般需要以及你心中的神聖的不滿足。

第二,若你嘗試這樣做,你發現不是那麼容易找得到;我試過,但找不到。我對你的忠告是,別太早放棄。許多基督徒領袖跟我討論過,我建議他們,也許要轉變一下環境。去拜訪其它事工或教會,去探訪醫院或內城,去一些你從未踏足的地方,在愛滋病中心當義工,為無家者搭建人道房屋。做一些事情,讓自己置身前線、中心,要動手參與,回應世界的需要。當你在神面前,放開手來做這些事,到了一個地步,祂要把你抓住,說:「就是這個。這就是你無法忍受的,我要大大使用你,用你餘下來的生命,改變這情況。」

第三,有點違反本能,當你找到了,你開始行動了,你要餵養它,餵養你的神聖的不滿足。若你的神聖的不滿足是貧窮人的困境,你要漸漸多接觸被困於世代貧窮循環裡的人;循新的路向去接觸這課題,嗅一下,感受一下,重新認識全球貧窮的可怕,每一天多少年青人因貧窮死去。大家都知道我的神聖的不滿足,是失去功能的瀕死的教會.它們叫我抓狂。若我經過一間商業機構,他們推銷一種新產品,一年、兩年,銷路欠佳,他們打算把建築物出售,我不會感到難過。你經過一家熱狗店,他們的營業額很差,要賣店了。這種事會發生,雖然我不希望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但這不會使我難受。但當我經過一間教會,原本是坐滿人的,神在那裡大能工作,改變生命,修補婚姻,孩子們找到基督,那兒真有神的工作。但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或有些人離開了,有些問題出現了,人數開始下降。到了一天,他們召開最後一次執事會,決定關門,掛起「出售」的牌子。開車經過有「出售」牌子的教會,我會感到難過。我餵養我的神聖的不滿足的一個方法,就是每年幾次,到未開發的地方的教會,它們正在掙扎求存。我剛從迦納、尼日利亞、埃及等地回來,那些教會在茅屋裡聚會,要對抗政府的打壓。跟這些教會的領袖見面,我就心中燃起一團火,想要祝福他們,幫助他們,訓練他們的領袖,給他們資源。不管你的神聖的不滿足是甚麼,要確保你多多接觸有關的事,使它得到餵養,成為一股爆發力,神要使用,要再使用,有一天要把問題解決。

最後,關於神聖的不滿足,當你為它付上生命,別在中途失掉盼望。在神聖的不滿足的範疇內工作,會消耗你很多精力。馬丁路得金許多次到了筋疲力盡的一刻,正如許多領袖,把自己獻上,要糾正世界上一些錯謬的事。很重要的,你必須保持活潑的盼望,你要餵養你的靈,要活在以信仰為基礎的樂觀主義中,好使你的肩膀挺起,讓你的跟隨者感受得到,你那建基於神的樂觀精神,使他們能繼續前進,繼續跟隨你,繼續努力。你知道當人失去盼望會怎樣。
我主持過最困難的一次喪禮,死者是兒子的好朋友,不久之前,死於車禍。兒子朋友一家都是很好的人,我認識的人裡最好的,但他們與神不大親近。當悲劇發生後,他們找不到牧師,身邊也沒有基督徒朋友,於是我為他們主持喪禮。那是我主持過最困難的喪禮。在墓園裡,我們目送那男孩入土;男孩的父親原本坐在棺木前,他站起來找我,當時我跟家人站在一起,離他10至15碼,他沒有立即找到我,他穿越重重人群,人都猜想他要做甚麼,最後他找到我了。他走到我面前,一個商人,不容易流露感情,他擁抱著我,他所說的我無法忘記。他說:「比爾,不會這樣完結的。」他在說甚麼?「生命不能夠在結束於死亡,不再有盼望。若沒有復活,若不能跟兒子重聚,生命就毫不合理。總之,生命不能就這樣完結。」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但神的靈帶領我。我摟著他,從棺木前走回去。我說:「嘉的父親在離開前想我再作一個禱告。」他坐下來,我說出了一個未經演練的禱告。當然了,聖靈帶領的。我口中將要說出一段三分鐘的話,我無法求助於其它力量,但那是一個完全關乎盼望的禱告;盼望的力量,基督的能力,知道你死後仍活的力量,知道靠著神的靈,世界裡的事會改變,明天比今天更好的能力。

我擁護權能時間接近40年,其中一個理由,若有任何電視節目,能使我得著盼望的,就是這個特別的電視節目,這群特別的會眾。你們不曉得你們啟發我多少盼望。為甚麼這麼多人收看?因為他們在尋找盼望。他們知道生命不會就這樣完結。

最後,我不羞愧地對你們說,我們的終極盼望,不在宗教裡,不節目程序裡,不在信條教義裡,不在一大堆宗教規條裡,我們的終極盼望在一個人物身上,這人物就是耶穌基督。祂是祂所說的,祂作祂所說的,祂愛你,祂的手向你伸出;不管你經歷過甚麼事,不管你自掘的罪坑有多深,祂要伸出手,祂要抓緊你,把你帶出去,祂要與你同行,走向不一樣的未來,走向不一樣的永恆;盼望由此而來,祂是盼望的創造者和維持者。祂是耶穌基督。今天,我誠意向你推薦祂。我們禱告。

神,請幫助我們發現,我們的神聖的不滿足,願祢與我們一同在其中工作,把世界裡的嚴重問題解決,使我們的眼目,我們的盼望,都停留在賜人盼望的耶穌基督身上,奉耶穌名禱告,同意的人都說,阿們。


copyright 2009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