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6 :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08-03-2009 )

專題主講

沃爾夫教授 Professor Miroslav Volf
美國耶魯大學系統神學教授

人物專訪

嘉蓮路斯 Cathleen Lewis

音樂獻呈

詩歌:
快樂,快樂  ( Joyful, Joyful )
獻已與主/神祢諸般慈愛/祢信實何廣大 (Take My Life / Steadfast Love / Great is Your Faithfulness)
神聖主愛 (Love Divine, All Loves Excelling)
邢雅各-有福確據 (James Ingram - Blessed Assurance)
榮耀歸於真神 (To God be the Glory)

專題主講文章

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也許你跟我一樣喜歡新事物,喜歡新衣服、新車;我很愛新車,外表閃閃生輝,打開車門,一陣陣新車的氣味撲鼻而來,無可比擬。歷世歷代,各個地方,人都喜愛新事物。我住在紐哈芬巿。17世紀,一群人來到這新世界的岸邊,他們要建立新的城巿,因為他們喜愛新事物。今天我的講題所用的經文是「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這節經文講述新耶路撒冷,美妙盼望的新城。我們都愛新事物;我們不僅愛新事物,我們為新事物著迷。我們愛新的歷險,我們愛新的小玩意,我們愛新的,新的,新的,新的東西。有了新的東西,又會愛別的東西。每一樣東西都要新的。新東西的問題,你知道?「新」不能持久。很快,新東西會變成舊東西。看看你的衣櫃、車房、兒女的玩具箱、二手商店……你就看到,每一樣新東西很快就變舊;新總是敵不過舊,但我們渴慕新。當我思想這件事,我在想,我們在渴望新東西的時候,其實是想要甚麼?到底我們想要甚麼,是不會叫我們失望的?

讓我講一下我的故事,我會在講的時候慢慢解答剛才的問題。但我要先告訴你們,我們渴望的,是新的身份,新我;我們想要的是新的未來;我們渴望的,也許你會感到驚訝,是新的過去。

新的身份。如果你在街上遇見我,你想知道我是誰,你會做的事,就是請我把我的故事告訴你。我會告訴你,1950年代我生於共產政權下的南斯拉夫,父親是一位五旬宗牧師。一個五旬宗牧師的兒子,在學校裡的日子很不好過;沒有人想做任何牧師的兒子,更別說五旬宗的牧師。記得當年我要站在全班面前,自我介紹。在全班面前說:「我父親是牧師。」那沒問題。但牧師是甚麼?他們知道司祭,但他們不知道牧師,我必須解釋。當年我才十歲,我多麼希望自己從地球上消失。然後他們會問:「你父親在哪裡工作?」「他在南斯拉夫的基督教五旬宗教會裡工作。」「基督教甚麼教會?」從未聽過五旬宗這三個字。我向神發誓,我不要待我的父親,像父親待我那樣,就是當牧師。這是我的成長點滴,總是感到被壓迫,透不過氣來,被重重圍困。

後來我被徵召入伍,我不得不去;在那裡,我遭受多個月的審問,因為他們要查出我到底要做甚麼,是否要暗中破壞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的柱石。這就是我。可以這樣說,對嗎?這是我一部份經歷。我應否把自己描述成被壓迫的人?若我這樣講,我會不會感到消沉?我應否把自己描述為受審問的人?這麼簡單直接。還有沒有更多我能夠講的,關於我自己的事?我認為,最基本的,尤其對於我們受很多苦的人,我們的身份往往被我們的受苦包裝起來;我們需要一線光芒,從那故事裡直射出來,告訴我們關於自己的一些別的事情。你是誰?我想到人生的最基本,對這問題的回答是,我不是別人怎樣看待我,我甚至不是我怎樣看待自己,我是神怎樣看待我。我是神所愛的兒子,不管我經歷了甚麼。

一位朋友講到人的尊嚴,提到許多人在兒時都有的經驗。許多人都會有一隻小熊,我們跟小熊一起睡覺,帶著小熊去遊樂場,做甚麼事情,都帶著小熊在身邊。沒多久,小熊的身體開始磨損,一隻眼睛丟了,幾顆鈕扣不見了,一條手臂破了,肢離破損。如果把你的小熊拿去參加最美麗小熊大賽,全世界最美麗小熊選舉,它不包尾也會排尾二。不特別吸引的小熊。但你若問問孩子,他想要哪一隻小熊,要舊的小熊,還是讓你買一隻新的,即使新的小熊贏得了全世界所有獎項,他的回應會十分清楚:「我要我的小熊。」

不管我們遇上甚麼事,不管哪顆鈕扣丟了,哪裡裂開了,我們仍然是蒙神愛的。神愛我們,這使我們有了身份感,這也使我們充滿勇氣、力量,知道自己是特別的。不管你經歷了甚麼,你知道,被愛使你常新。你愛的時候,一切都是新鮮的。這就是神邀請我們去活的生命──被愛,去愛,成為新。
新的身份。「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

我們不僅需要新的身份,我們也需要新的未來。如果你受了許多苦,如果你曾遭虐待,如果你遇到過可怕的事,它會佔據你所有注意力,它會把你釘在你的過往。當你回望,再想到未來,彷彿過去就要走過來,伸出手臂,穿越現在,進入未來,在那裡等待著你。就像只看著後鏡駕駛,在未來看見過去的經歷,感到懼怕。

我們需要新的未來。我感到自己需要新的未來,我感到需要從過去裡得自由,以致過去不會決定我今天怎樣生活,以致我不會懼怕在任何樹叢後,又有一個審問者會突然出現,來折磨我。我需要新的未來。那未來如何臨到我們?有兩個理論。一個理論說,未來出於過去及現在,種甚麼,就收甚麼;因產生果。這是對未來的一種解釋。另一種解釋,未來臨到我們,不是出於過去或現在;未來臨到我們,是出於神的永恆計劃,這樣,未來就是新的。它臨到我們,是出於神的應許。

我最熟悉的新約故事,其實來自舊約,不過卻在新約裡記載:亞伯拉罕和撒拉的故事。他們很想有自己的後裔,但多年來膝下猶虛,頑固的身體沒有盡上身體應盡的本份。在亞伯拉罕年老時,神臨到他,對他說:「明年這個時候,你將會有一個兒子。」
那是一個應許。亞伯拉罕相信,因為那是神的應許。看哪,過去決定未來的定律已被打破!亞伯拉罕得了一個兒子。有一個孩子,有一個以撒,有新的希望,有新的未來。

神的應許,對我們生命說出的,為我們締造新的未來。我們不必受過去壓迫,我們能得自由,領受新的可能。「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新的身份,新的未來。我們也需要新的過去。有哲學頭腦的人會騷騷腦袋,說:「等一下,你無法給我新的過去,這行不通。我可以有新的更好的未來,我可以有不一樣的現在,但我怎能有不一樣的新的過去?你要取消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我才會有新的過去。」小孩子有時候會互相取笑,當一個孩子取笑另一個,被取笑的一方就會說:「把你的話收回去。」即使取笑人的願意把話收回去,很抱歉,是不可能的。你用盡方法都無法把話收回去。

當我遭受審問時,我感到十分憤怒。對審問我的人,我心懷忿恨。後來,每當我想起那人,不好的感受就會洶湧而至。有時候,我會對自己很仁慈,我會說:「這是很正常的,沃爾夫,他曾經虐待你,你對他一點好感都沒有,這正常不過。」有些時候,我翻開聖經,讀一些經文,說要愛仇敵,基督為不義的人死。我就想:沃爾夫,你不該這樣。你應當有不一樣的行動和感受,你不饒恕那人對你造成的傷害。我們的不饒恕需要被饒恕。饒恕不是隨我們高興隨我們意思,不是我們決定要不要饒恕。有人問:「你有甚麼權去饒恕?」我會問:「你有甚麼權不去饒恕?」知道為甚麼嗎?基督為每一個人死在十字架上,為人所犯的每一項罪。你沒有權利,我沒有權利,不去饒恕。這很困難。當我們想到神為饒恕我們所做的,我們就能創造新的過去。我應當這樣對待折磨我的人。

神饒恕時做了甚麼?聖經提到許多,其中一處說,神饒恕時,祂不計算我們的罪。我們欠債累累,但神卻不在債項一欄寫上任何字。零。我們欠債,但卻不必償還。聖經說,神遮蓋我們的罪。我們都犯罪了,人人都看見我們犯罪了,然後神來到,把它遮蓋了,沒有人再看得見。神除掉我們的罪。今早我們讀詩篇103篇,神挪走我們的罪,像東離西那麼遠。罪緊貼著我們,緊緊黏住我們,我們無法把它擺脫;但神把罪除掉。我愛這一句。經文說,神把罪放在神的身後。思想一下,神拿了我們的罪,把它放在神的背後。意思就是,當神看著你,祂不會看見你的罪,因為祂無法看見自己的背後。最美好的,神不記得我們的罪。我們犯了罪,但罪都不見了,從現實裡消失。因為祂除掉罪,從祂的記憶中消除。新的過去。你的過去已經改變,你的過去是新的,就像你的現在是新的,就像你的未來是新的。「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

我們渴望得到那些小玩意,不管是i-phone還是其它,或是再之後的新產品,我們渴望得到。我們把玩它們,一星期、兩星期後,它們就會過氣,我們又要找尋另一樣新東西。我們好像在輪子裡不停跑的小倉鼠,不住追尋新事物,輪子越轉越快。我們到底渴想得到甚麼?我們渴望新的身份,我們渴望新的未來,我們渴望新的過去。你知道我們渴望甚麼?我們渴望使一切更新的那位。

「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阿們。

copyright 2009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