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9 「恩典中教訓:困難裡學習」 (07-06-2009 )

專題主講

蕭倩娜博士 Dr.Sheila Schuller Coleman

人物專訪

美琳.安祖 Ms Maren Angelotti

音樂獻呈

詩歌:
快樂,快樂 ( Joyful, Joyful )
千古保障(O God, Our Help in Ages Past)
掃羅的悔改(The Conversion of Saul)
全為榮耀基督(All for the Glory of Christ)

專題主講文章

今早的講題是「恩典中學習:困難中學習」。身為教育工作者,我發現我們的大部份功課,真正重要的功課,是在困難中學會的。我希望這不是真的,但這卻是真的。其中的理由是,我們這樣才會記得牢。

我最希望做個賢妻良母。我在學業和事業均有所成,但這與我最想做的相比,就黯然失色。我最想做一位成功的母親,因此可以想像,當我發現自己不是,我多麼的沮喪;我覺得自己不斷失敗,一天、一天又一天,我感到內咎。
占和我在短短七年裡生了四個兒子,但我不想歸咎於此,因為我在外面看到那些母親,她們都應付自如。我的兒子呢,在商店排隊付款時扭作一團,我聽到那位收銀員說:「不要戳弟弟的眼睛!」我在櫃枱那裡寫支票,我就說:「天哪,我們做了甚麼?」我會對著這位好心的收銀員大吼:「別擔心!我們現在就走了!」我心想:這是我嗎?

這不是我想像要成為的母親;我在「媽媽內咎」裡活著,它跟我作伴好多年,直到我跪下來學會了,「媽媽內咎」原來是一份寶貴的禮物。它是禮物,因為藉著它,我發現了「媽媽恩典」;我學會了關於我的主、我的救主耶穌基督的事。若不是經歷過「媽媽內咎」,我永遠都不會學到的。成為教育工作者之後,發現原來不是只有我有這種感覺,像我以前以為的。我不住看見有母親會說:「我是個糟糕的媽媽!我今天過得糟透了!」於是我想:有沒有我可以做的事?我要鼓勵這些媽媽,用神的眼光去看自己,看自己為了不起的媽媽。我要寫這本書,我要把這本書送給媽媽們,幫助她們。

我們家如何慶祝母親節?也許你們也想照樣做,也許不想。丈夫在母親節總是有出色表現,他一定記得;雖然他會抱怨,說:「我不明白為甚麼我要做這些事,你不是我母親,這該是兒子們做的!」兒子都太小了,占會確保我得到尊重;那是他的一番心意,他的好意。

有一年我們去拍照,那是數碼年代之前很久的事。我們去取沖印好的相片,我無法相信所看見的:兒子司葛就在最前面,肉汁從他的嘴角流出來;再仔細看,他的鼻孔裡插著一根雞骨;再看看我,我閉上了眼睛,我想不是因為鎂光燈。真的很有趣。我們一家人過了很美好的時光,很多的歡笑,現在仍是。

我學到的功課是,我要的不是一張完美的相片,而是一張流露恩典的相片。我祈求我的人生就是那樣,我不要成為完美,我以前很想,但我知道,我明白到,這是不可能的。變成完美對我們有甚麼好處呢?若我要求孩子們做到完美,我在傳遞甚麼信息給他們?那是不可能的。我不可能變成完美,但我可以流露恩典。我希望,我祈求,這是人看見的,是兒子們看見的,是我學校的母親們看見的。

以弗所書說:「你們得救是靠著恩典,藉著信心,這不是出於自己,而是神所賜的。」我實在不能作甚麼去賺取這恩典,那純粹是禮物,寶貴的禮物。

長子澤信六個月大時,平安夜那一天,一如以往的,我做了超過我能承擔的決定。我忙忙碌碌,為要給丈夫的家人留個好印象。他們會參加「水晶大教堂」的平安夜聚會,然後到我們家來吃燭光晚餐。我設計了一份很不實際的餐單:自家製麵包、自家製饀餅、烤肉(整整九碼長)……我完全沒想過,家裡有六個月大的嬰兒,隨時會來打擾。我把他放在學行車裡,他在廚房裡到處「奔跑」,麵粉四處飛揚,我捧著大大小小的碗,幾乎絆倒在他身上。後來我想到一個好主意。當日天朗氣清,風和日麗,我認為澤信必定會喜歡在院子裡玩,這樣他就不會煩到我了。於是我抬起他和他的學行車,帶他到外面,把他放在院子裡,然後馬上跑回廚房。突然,我聽到他尖叫,當時我剛剛步入廚房,望出窗外,我看見我的六個月大的寶寶,他的臉埋在院子邊緣的碎石地裡,號啕大哭。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差勁的母親。我怎能做出這種事來?我怎能把優先次序顛倒了?我竟然關心要給丈夫的家人留個好印象,多過要照顧我的小寶寶!我跑到院子裡,把他抱起來。他臉上有幾道血痕,僅此而已,感謝神。他靠著我的肩頭,哭了一會就睡著了。廚房裡的烘焙工作已經不再重要,我輕輕把我的寶寶放下。

內咎緊緊的抓住了我,我透不過氣來。我想:今天晚上我怎麼能去教會?我是哪一種基督徒母親?不過我還是去了。我做完了所有動作,我坐在教會裡,感到十分沉重,十分內咎,就連聖誕歌也無法幫助我。最後。我禱告說:「耶穌啊,幫助我。請幫助我。」我感到糟透了,我感到極之內咎。整整一天,那片段不住在我腦海裡重播,肯定大家都明白我在說甚麼;腦海的影像反覆出現。我看見兒子的小腳飛快地奔跑,在院子裡蹦蹦跳跳,然後撞到嘴唇,臉也撞在碎石地上。一次又一次,我在腦海裡看到這些景象;但這一次,當腦海裡播出這片段:當澤信的小臉快要撞到碎石地上,我看見兩隻巨大的、滿有恩典和能力的神的手,把他攫住。被我放下的兒子,被他的天父抱起來了。

那天晚上,我重新認識基督。祂來到,祂作我的救主,賜我恩典。祂對我說:「倩娜,你會弄得一團糟,你會跌倒。不過,沒關係的。無論如何,我會饒恕你,我會愛你。」恩典中學習,困難中學習。我學會了一件事:在我們跌倒之時,神會把我們抱起;在我們失足之時,祂會把我們扶起。祂會清理我們的邋遢。多麼寶貴的禮物!「倩娜,你得救,是靠著恩典,並非因為你是完美的母親,或你沒有讓孩子們失望。」「你們得救是靠著恩典,藉著信心,這不是出於自己,而是神所賜的。」
我愛跟學校裡的孩子分享這恩典的信息。每當我有機會,我都會告訴孩子們:「你們已蒙赦免。這豈不是大好信息?好消息!」有一次,我這樣說了之後,在孩子們的答問時段裡,一名可愛的少女舉起手來,說:「高太太,你說我們已蒙赦免。」「是的,珍詩,你已蒙赦免。」「但你知道嗎?我無法忘記我做過的事。真希望我沒做過。我知道我已蒙赦免,可是我無法忘記,我總是記起。」神在祂的無限憐憫裡,賜給我這樣的意念。我說:「珍詩,要是你無法忘記,就記住吧。記住你是被愛的,記住你已得赦免。每次你記起你做過的事,也要記得這些。」恩典中學習,困難中學習。學到的功課是:要是你不能忘記,就記住吧。記住你是被愛的,記住你已得赦免。

作為學校的行政人員,特別是在這裡,值得高興的是,我們跟各位可愛的基督徒老師,建立了美好的關係。我剛開始在這裡工作時,艾嘉露剛剛結婚,也是第一年在這裡任教。嘉露和我在這裡同工已經14年了。我們很期待看見她成家立室,因為嘉露很著緊孩子們。有人流鼻血,有人嘔吐,總是她把他們帶進來。嘉露是運動健將,也是出色的基督徒老師。幾年後,她生下可愛的雅各。雅各還很小的時候,有一天,嘉露來到我的辦公室,她說:「倩娜,他們說我有心肌症,不能再懷孕。雅各就是我們唯一的孩子,不過,沒關係,有雅各就足夠了;多過足夠。」

想像一下,雅各三歲時,被診斷患上川崎症,那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疾病,嘉露和丈夫大偉感到多麼害怕。通常這疾病會引起一些後遺效應;雅各的主動脈裡有幾個大動脈瘤。其中的危險是,血塊會不時形成。雖然他們已經做了預防措施,但有一天,嘉露走進來,說:「他們在雅各的心臟主動脈裡找到一個血塊,要流向他的心臟;沒辦法把它消除,沒辦法令它溶解。」

我鼓勵嘉露請合唱團的孩子一起禱告,後來聽說她照做了。她跟那些孩子說:「我相信神夠大擦掉我們的罪,要擦掉一個小小的血塊,對祂來說豈不更容易?」接下來的星期,我們在教會裡舉行音樂會,將有1000人前來欣賞。於是,我悄悄地請辦公室的女士們,替我訂購1000塊橡皮擦。音樂會的尾聲,我們說出了雅各的情況,所有招待員上前來,手中都捧著一大碗橡皮擦;我挑戰在座的人,包括小孩子,我說:「如果你答應為雅各禱告,求神擦掉那血塊,請到前面來,拿一塊橡皮擦。」大約1000人上前來,拿了橡皮擦。往後幾個月,我在學校裡,到處都看見橡皮擦。有的放在書桌上,上面寫了雅各的名字,有的上面寫了一節經文。

神蹟中的神蹟出現了!三個月後,嘉露走進來,說:「心臟病專家對我說,我不知道你做了甚麼,但請繼續,因為雅各的血塊消失了。」那是神蹟!
嘉露的爸爸漢禮,我每次見到他,他都會拿出那塊橡皮擦,說:「倩娜,我總把這個帶在身邊,好讓我記住,我們服侍、相信一位多麼偉大的神。」

嘉露告訴我雅各的近況,她說:「雅各還有一個大的動脈瘤,在他的左邊冠狀動脈裡,要使用抗凝血劑和阿士匹靈,保持血液稀淡,這樣就不會形成血塊。雅各喜歡玩「樂高積木」,練習跑步,跟狗玩耍,彈鋼琴(雖然不喜歡練琴)。」嘉露經歷了這麼多,學會了甚麼恩典的功課呢?

「我學會了很多,但有一點是我常常想起的──我並不是掌控一切。我並不配得神賜下這樣的神蹟,在我們的家庭中;但為著某個理由,祂容許我們活到現在,我們為此萬分感恩。我並不是掌控一切,每天我只要記住這一點。我要向自己死去,並說,主,我不能沒有祢。這讓我能繼續走下去,這使我們的家庭能支持下去。想到我無法控制任何事情,就很感謝神賜給我們生命;全在乎祂。」

在恩典中學習到的是,神的恩典足夠,能擦去我們的罪,不管那有多糟糕、可怕、討厭;神的恩典足夠,祂的能力足夠保守我們經過最困難的時刻。當我們面對困難,當我們遇到麻煩,我們有許多人的生命,並不是我們會選擇的那樣,不是我們編寫的那樣,但神在。願大家因嘉露的見證,得到鼓勵和信心。

有一天,已經很晚了,我剛寫好論文,於是查看一下電郵。有一封電郵,是一位年輕的父親發給我的;他是我們的同事祈德,那封電郵的標題是「吾母」。我很好奇,於是打開來看。他告訴我,他的母親已經患上第四期腦癌,只有幾天壽命。祈德說:「倩娜,我從沒想過要寫這封電郵給你,不過,媽媽來過教會看聖誕劇和復活劇,有沒有可能,我們在教會為她舉行安息禮拜?」我回覆他:「當然可以。祈德,如果你想我和一位牧師探訪你家,請通知我,這是我的電話號碼。」

第二天早上,電話響了,是他的太太麗莎。她說:「倩娜,祈德很想你來,也請帶一位牧師來,因為媽媽已經兩天沒吃沒喝,我們知道快了。」於是我趕到祈德的家。他在車道上迎接我。一個年青男子,一位校長,雙眼又紅又腫,伏在你的肩上哭了,因為,他已準備好跟母親道別。場面叫人心碎。他領我進入屋內,邊走邊說:「快了,快了。」

他的母親躺在客廳中,一張醫院床上;後面是一面屏風,貼滿了孩子們送的圖畫和慰問卡;她在學校裡工作。她躺在那兒,祖莉,看上去那麼年輕,臉上沒有一絲皺紋,雙頰白裡透紅,雙眼緊閉,頭髮已經掉光了。我走過去,把手放在她的頭上。原以為會感到扎手,誰知卻像嬰兒般柔軟。我為她禱告,又背誦詩篇23篇,我哽咽了好幾次,因為她兩個兒子站在我身後,不住飲泣。

最後,我有一個感動,我說:「祈德,伯母受洗了嗎?」「還沒有。」「你認為她願意受洗嗎?」他走到她面前,我以為她不會回應,但他說:「媽,你要不要受洗?」很奇妙,她一下子睜開了眼,以堅定的聲音說:「要。」於是我們馬上從廚房拿了一碗水,跟我同去的委任牧師賈雲達(,說:「祖莉,你願意接受耶穌作你的主和救主嗎?」「我願意。」「現在,我奉父、子、聖靈的名為你施洗,阿們。」

我們環視那客廳,我說:「祈德,你和妻兒要不要也受洗?」「好,我們非常願意。」他們流著淚。我說:「祈德,麗莎,孩子們,你願意接受耶穌作你的主和救主嗎?」「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現在,我們奉父、子、聖靈的名為你們施洗,阿們。」

「約翰,你要不要受洗?」「我不要,我沒事。」我們談了關於祖莉的事。她是個摩登媽媽,她很愛海洋,她教導兒子們滑浪……當我們準備好道別時,約翰說:「等一下,我想受洗。」他哭得像個嬰兒,不住抽泣。我們說:「約翰,你願意接受耶穌作你的主和救主嗎?」「我願意。」「現在,約翰,我們奉父、子、聖靈的名為你施洗,阿們。」

我們為約翰施洗完畢,一直在床上看著的祖莉,最後一次合上眼睛。她走了,她給了兒子們最好的禮物:她以身作則,向恩典說「好」,她說「我願意」。向神說「我願意」,向恩典說「我願意」,領受這最美好的恩典,並把它傳開。我邀請各位今天跟我一起說「我願意」;向神說「我願意」,向恩典說「我願意」。

耶穌就在門外,我想像到祂就在走廊上,祂為你準備了一份很大的禮物,包裝好了。你不必去搜購,不必去包裝,不必去買;你只需要開門,接受。

我們禱告。全能的神,天上的父,施恩的救主,祢有能力擦去我的罪,祢有能力帶領我經過一切,因此,我向祢說「我願意」,我向恩典說「我願意」,我要接受這份禮物,並跟我所愛的人分享。雖然我們要在困難中學習,恩典總是值得的。感謝祢為我們付代價,阿們。

copyright 2009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