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0-當神細語 ( 13-12-2009 )

專題主講

海波斯牧師 Pastor Bill Hybels

人物專訪

夏班寶雲 Bronwen Healy

音樂獻呈

詩歌:
凡爾忠心 O Come, All Ye Faithful
信徒歡唱 Good Christians all rejoice

獨奏 / 獨唱
有顆明星要出於雅各 There Shall A Star From Jacob Come Forth
法蘭杜‧柯迪加- 耶穌,天使君王 Fernando Ortega – Jesus, King Of Angels

專題主講文章

每逢臨近聖誕佳節,我們都感受到日漸濃厚的節日氣氛。臨近聖誕,屬靈的氣氛尤其濃重;到處都聽得見聖誕歌,更多留意關於神的事,還有廣告牌、電視上的經文。不過,我最期待找到的是一句微聲細語 ─ 神的細語。在約翰福音十章,耶穌說:「我的羊聽我的聲音,並跟隨我。」

合乎聖經的基督教信仰與世界上其它宗教,分別在於有一把聲音給耶穌基督的跟隨者。當然,我們先有一本書 ─ 神啟示的道,我們查考並依從的聖經;但也有一把聲音,通常是微聲細語或一個印象,是神對我們的引導。有時候,祂藉此責備我們;有時候,祂藉此鼓勵我們。耶穌說了,我們也都相信:「我的羊若是願聽,必會聽到我的聲音;他們若聽到我的聲音,就必會跟從。」

我開始覺察到這現象,是在我二年級時;當時我就讀於密西根一間基督教學校。有一天,我坐在椅子的邊上,準備小息。在那間小小的基督教學校裡,每逢小息前,老師都會講聖經故事,加上一點點評論,才會讓我們下課。那不是我最愛的事,聖經小故事,小息時間才是。我已經擺好姿勢,準備要出去打球。温老師讀出舊約的一小段經文,講述一個名叫撒母耳的小男孩,他在晚上聽見一把小小的聲音,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於是去找老先知。他問:「以利,你叫我嗎?」以利說:「沒有,去睡吧。」

撒母耳躺下來,再次聽到那把微小的聲音,便起床去找以利。「以利,我知道是你輕聲叫喚我。」以利說:「我沒有,去睡吧。」這情形出現了三遍,最後,以利說:「也許是神輕聲說話。下一次,當你睡覺時,再聽到那把聲音,只管說,主啊,請說,僕人敬聽。」事情真的這樣發生了。神向小撒母耳輕輕的講了一些話,他把話轉告了;那是很重要的信息,神使用一個小男孩傳達給老先知。

温老師讀出了那個故事,又講了一些話,然後便讓我們下課去。我的朋友一窩蜂的跑出去,通常我總是帶頭的,最先出去,安排球賽;但當時我無法離開椅子!這使我感到很尷尬,我不知道為甚麼我會留在那裡,但我知道我一定要待一陣子。當所有同學都離開了,我怯懦地走到老師面前,那是我從未做過的事。我說:「温老師,你認為神仍然向小男孩說話嗎?」她說:「你有留心聽哩。」我說:「我有的。」她問:「為甚麼你會這樣問呢?」我說:「因為,如果神仍然向小男孩說話,那將會是我想像中最了不起的事情了。」她跟我談了一會兒,她很認真處理我的問題,她說:「放學後我要給你一點東西。現在你去跟朋友玩吧,放學後記得來找我,我要給你一點東西。」

於是我出去打球了。那天如常地完結,離開學校前,她交給我一個信封。她說:「我想你今晚在家裡看看裡面的東西。」我說:「謝謝,我會的。」那天晚上禱告時,二年級的我,上床睡覺前,想起了温老師給我的信封;我把信封打開,裡面放著一首關於撒母耳的詩。我讀了又讀,讀了又讀,深深被它吸引著。

第二天早上,我上學去,見到温老師,她說:「你一定沒有讀我給你那首小詩。」我說:「我讀了。」她說:「告訴我,是關於甚麼的?」她在給我考試哩!我說:「其實,我已經把它背了。」她說:「不是吧。」我說:「不,我真的背了。」她說:「背來聽聽吧。」我說:「沒問題。主啊,給我撒母耳的耳朶,敞開的耳朶,活潑、靈敏,能聽到祢的細語。像他那樣 ─ 先要,回應祢呼召,順從祢聲音。」我記得她低下頭看著我,她把手放在我肩膀上說:「海波斯,若你一生都聽到神的細語,並且遵從,神的恩惠要臨到你,隨著你,一生一世。」我不會忘記她的話。

在那二年級的某一天,我開始覺察到細語的能力。我們的神不是跟人保持距離的,我們的神向祂的兒女說話,如果他們肯聽。

讓我們把時鐘再撥前一點。家父是基督徒,一位大都會商人,樂善好施;他賺很多錢,我覺得他擁有施捨的恩賜,他慷慨好施,尤其對於基督教事工。記得我從小在家父的公司便看到牧師和慈善團體的負責人進出他的辦公室,總是想他奉獻支持,通常他都樂意奉獻。有一天,一位男士來到,他說:「希望你能支持幾個孩子參加一個基督教營會,在威斯康辛州舉行的。」家父已準備要寫支票,突然,他聽到神的細語:「給他寫支票,也送你的二子去參加那營會。」送你的二子去參加那營會,那即是我!當時暑假快到了,我參加了幾支棒球隊,積極參與運動。那天晚上,在飯桌上,他說:「海波斯,今年暑假你去參加這幾星期的營會。」我說:「等一下,我是棒球隊的投手,我已經安排好了暑假的活動。」他說:「不行,今天我寫支票給一位男士,他要帶一些孩子去參加營會,神輕輕對我說,你也應當去。」我說:「但祂沒有對我說。」他說:「祂對我說了,你要去。」

他為我收拾了行裝,便送我去那營會,我一無所知的營會。我從未去過那地方,200個孩子,我一個都不認識。頭幾天我好想家,我一點都不喜歡那裡。但幾天後,我適應了,也交了幾個朋友。誰能預料呢?第二年,第三年,我主動去參加那營會。幾年後,我在營會裡接受了基督作我的救主。在我成長的教會裡,我並沒有遇上基督;我不是說教會裡不講祂,我只是說那裡不是我遇見神的地方;在教會裡聽的是教義性的講道,很少提到與基督建立個人關係;教會裡教的是,若你知道關於祂的事情,若你按著規矩來過活,你就已經不錯了;但在那基督教營會裡,他們說,基督教的精粹不是關乎神的知識,也不是一套規條,不是要實施的禮儀,或要跨越的關口,而是藉耶穌基督與神建立關係,是真實的,是有交流的,是親密的。在那營會裡,我接受了主,記得我在與神和好後幾個小時裡,一切都改變了。我知道,當我遇見了基督,我就知道,我身處這營會裡,全因爸爸聽到了一句細語,我將要永遠置身天上,因為爸爸回應了那句細語。很有能力,對不對?

再把時鐘撥前一點。我的確計劃好要承繼父業,他為我準備了35年。當時我正在大學修讀經濟、商管,同時在另一間學校修讀神學課程。神學教授不時會提早結束講課,然後拿出聖經,翻開使徒行傳2章,說:「同學們,曾幾何時,有一群人,非常委身於神;有一群人,當神吩咐他們去做一些事,他們就會去做;祂告訴他們不要做一些事,他們就不會做;當祂勉勵他們,憑信心走出去,他們就去了。「在歷史上有一個時間,有這麼一群徹底地相信神的人。在這同一群人當中,有著難以描述的對彼此的愛心;他們就像一家人,他們以弟兄姊妹相稱,他們當中的富有人賣掉田地,把錢分給貧窮人;富有人不會看不起貧窮人,性別的牆垣倒下,社會及經濟地位的牆垣倒下。他們心存歡樂和誠懇,一同用飯。那意味著他們不再假裝,不再玩教會兒戲。他們敞開生命,彼此坦誠相交,神把他們的心交織在一起。他們深相信神的大能,因此他們作出勇敢的禱告,神也回應,因此,神蹟奇事發生在他們的小團契中。恆常地有新人加入,人帶著自由釋放的心來敬拜……」教授一直講下去,描述按聖經教導發揮功用的聖靈引導的群體的生活,然後我們就下課。

我獨個兒走在路上,我想我得了啟發。我想我剛聽到的事情,若能在今天的世界出現,會比我所計劃要投身的事情更美好。

幾個月後,也是這位教授再講,按聖經教導發揮功用的群體該是怎樣的。異象分享時間結束時,他說:「同學們,我要問你們一個問題,若這麼利害的信仰群體曾於一世紀出現,為何它不能在20世紀出現?神仍然擁有祂的能力嗎?神的話語仍然真實嗎?禱告仍然會蒙應允嗎?耶穌基督仍然改變人的生命嗎?我認為你們當中有些人,為自己的未來和事業已經計劃好了的,也許在這班上有些人,要取消你的事業大計,你應當去建立按聖經教導發揮功用的群體,你應當在你的餘生,為此捨去生命,天天努力做這件事。」

下課了,我馬上衝到課室外,飛奔下三層樓梯,竄進車廂。我伏在駕駛盤上,強忍住淚水。這時候,我聽到了一句輕輕的話:「去建立這樣的教會。」「建立一間教會。」那只是輕輕的一句話。我開車回家,把整件事告訴太太。我說:「我聽到了神的細語,說要在芝加哥建立像使徒行傳2章的教會,在1970年代。」她說:「真的嗎?你告訴了你爸爸嗎?」我說:「還沒。我自己都還未能接受。」她說:「我建議你跟他說。」

於是,我走進爸爸的辦公室,要記得,他為我承繼家族生意預備了35年。我說:「爸,我聽到了神的細語,我想,我要離開這裡,我要搬到芝加哥去,跟一些朋友一起建立一間教會。」他說:「這可是很大的決定哩,兒子。」我說:「是的。」他說:「你為了那句細語把一切押上了。」我說:「問得有道理。不過,如果你要這麼說的話,我是的。」他說:「我希望你不是瘋了,我希望那真是從神而來的。」我說:「我也是。」於是,我放下了家族生意的一切,開車離去,離開了那一切機會。記得那天我獨自開著車,那是我高中就開始用的車子,我開車到芝加哥去。為了一句細語,我把牧場押上了。希望這是可行的。

我們成立「柳樹溪教會」時,就像初期的「水晶大教堂」,也就是說,每個星期你都是捉襟見肘。我們挨家挨戶的賣蕃茄,以維持生計。我們租用戲院來聚會,有時候,他們在前一天晚上播映恐怖片,清潔工人又沒有清理場地,第二天早上崇拜前,我、師母和另外一些人,都要跪在地上,拿著水桶、海綿,把嘔吐物清理乾淨。清理好了,才能開始聚會。記得在那些難挨的日子裡,我曾經說:「我在做這些事情,全因為一句細語。」

後來,神的恩惠和福氣臨到我們教會。到了一個時間,來了很多很多人,教會增長。對於神所作的,和祂繼續在我們教會所作的,我們都感到非常訝異。不過,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切是由一句細語開始的。

教會成立了約15年後,大約廿多位牧師組成的團隊找我,希望知道神在「柳樹溪」所作的,看看從中有甚麼可以學習。我極不情願以甚麼專家自居,我才三十出頭。他們說:「我們會聚集一起,看你能不能來,給我們一天時間。」免為其難,我答應了。我們在附近的酒店租了一個房間;踏進那房間,我看見大部份人的年紀都是我的兩倍,我再次感到為難;我不能說我比他們知道更多關於建立教會的事,但那天結束時,他們都說:「今天實在美好,我們藉著你學了很多。看哪一天你能夠再來?」我說:「應該不會太快,希望對大家有點幫助。」

我坐在車上,準備開車回去「柳樹溪教會」,我聽到一句輕輕的話,四個字:「服侍牧師。」我心想:神哪,我自己也不懂得怎麼做牧師!我在自己的教會裡,犯了各種錯誤。但祂還是說那一句話:「不僅是服侍牧師,是不住地服侍牧師。只要有機會,就要搭上服侍的手巾;你不是專家,我叫你去成為牧師的僕人。任何人找你,只要你能夠安排,就要去服侍他們。」

幾年後,我們成立了「柳樹溪協會」,一個服侍牧師的組織。現時有1萬2千至1 萬3千間教會加入了我們的網絡,我們在全世界各地服侍及培訓千萬計的牧師。這全因一次車程,一句四個字的細語 ─「服侍牧師」。

這些細語有多重要?人若開放去聽並回應神的細語,一生中會有多大的改變?幾年前,我要去一次航海旅程,我的一位同工,一位非洲裔美籍同工,在我剛要步出門口時跑過來找我。他拿著一本書,他說:「今早我禱告時,神向我微聲說,你這次度假時,需要讀這本書。」我說:「好吧。」何必為此爭論呢?這是好的。於是我接過那本書,把它放進公事包。我想:這種書不是我度假時要讀的,特別是,我跟家人一起在遊艇上。

第二天晚上,船放下錨,家人很早就上床睡覺了。我把手探進公事包,要拿出一本書,我本以為是一本關於航海的書,怎料竟是那人給我的那本書。書名是《憑信心分配》,內容談及制度性的不公平,種族壓制,講到種族歧視在我國根深蒂固,教會也是一樣。各種的制度性不公,皆因種族主義而來。我讀了,再讀,讀的時候,神把我破碎了;我認為這是最好的描述。

當讀到第三遍時,神的靈向我細語:「這將是我要你在餘生宣講的主題 ─ 種族不公。」我回到家,想把這信息藏起來,但那句話揮之不去。「海波斯,你要開始這樣的教導,你要奉耶穌基督的名字,高舉種族融和的旗幟,你要在講道裡講種族包容,每當看見種族偏見,你都要指正,不要懼怕。」於是我開始在「柳樹溪」這樣教導,開始舉起那旗幟。在七年間,「柳樹溪」的種族多元從2%升至超過20%;幾乎每個週末,你都會看見不同種族的人,在「柳樹溪」各處聚集。回想起來,這一切皆由一句細語開始。我的同工聽到的一句細語,說:「海波斯要讀這本書。」我讀了那本書之後,又一句細語:「你要宣講這信息。」

細語裡蘊含極大能力。我要再舉一個例子,作為結束今天的講道。一天晚上,我把垃圾拿到屋外,那是我必須完成的任務,我用盡辦法讓師母去做,但她不肯,於是,那成了我的任務 ─ 把垃圾拿到路邊去,讓收集垃圾的人來取。一天晚上,我把垃圾拿出去時,有一個人,看來是我的新鄰居;因為隔壁的房子空置了一陣子,這個人必定是新搬進來的;他也拿著垃圾,天氣很冷,當時是一月,我沒穿外套,我拿著垃圾桶出去,剛要轉身回去,知道我要怎麼做嗎﹖我要轉身跑回屋子裡,也許有人以為我在編故事,不是的,我聽到了神的細語:「走到路的盡頭,認識你的鄰居。我只要你這樣做,走到那裡,認識你的鄰居。」我正要轉身,不過,我說:「好吧。」於是我走到路的盡頭,我伸出手,說:「你是我的新鄰居嗎?」他說:「我剛搬進來,如果你住在那裡,那麼,我想我們是鄰居了。」我說:「我叫比爾。」他說:「我也叫比爾。」我說:「這就簡單了。比爾,我冷得要死,日後再談,好嗎?」他說:「好,沒問題。」

幾星期後,我又拿垃圾出去,他剛好也拿垃圾出去。我們開始了對話,我們在垃圾桶旁邊談了很多,夠奇怪了。有一次,他問我:「比爾,你是做甚麼的?你是做甚麼維生的?」我說:「我是附近一間教會的牧師。」他說:「不是在主日早上造成大塞車那間吧?」我說:「我不肯定。不過,我是這裡的牧師。」他說:「這就簡單了。我長大後就沒有踏足教會,也從不打算去。如果你在想,邀請我去教會那些活動,會不會很唐突;這可容易,我一定不會去的。」我說:「比爾,這就容易辦了。你是做甚麼的?」他說:「我經營一間『雪佛龍』車行。」我說:「比爾,這就容易辦了。我永遠不會買『雪佛龍』。」他說:「我想這就好辦了。」

接下來幾年,我們都只是站在垃圾桶旁邊聊天。我們都喜歡電單車,也曾經一起駕著「哈利」去兜風。有一年,復活節快到了,我想跟他開開玩笑。我說:「復活節你要去哪間教會?」當然了,他回答說:「復活節我從來不上教會。」我說:「我不認為你熱愛美國,除非你在復活節上教會。」他說:「從來沒有人能挑戰我的愛國心。」我說:「現在,在這裡我就要挑戰你。」他說:「那麼,我就在復活節跟你去教會吧。」我說:「好。」

在復活節聚會中,我在講道時,看見了他坐在人群中。接下來的星期二晚上,我拿垃圾出去,他也在。我們談起來,我說:「我在教會裡看到你,你說你不去教會的。」他說:「我去了。我要告訴你,教會改變了,跟我小時候很不一樣。我喜歡你教會裡的一切;我喜歡那些音樂,我喜歡聚會的安排,我喜歡那些人,他們看起來很正常,他們對我很有禮。他還說:「我最喜歡的,是你的講道。」我認為他在裝我,在作弄我。但他說:「不,我真的喜歡你的講道。我聽得明白,使我思想許多的事。」我說:「太好了,比爾。」

我以為接下來的時間他會來,但他沒有。然後,聖誕節來了。現在也快到聖誕節了,臨近聖誕,人對於神的事會比較敏感;千萬別低估在聖誕節期間,神的靈在人的心靈和生命中的工作。於是,我邀請比爾來我們的平安夜聚會。他說:「好,我會跟你去平安夜聚會。」我說:「這可好辦了。比爾,如果你那麼喜歡我們的復活節聚會,我想你也說喜歡我的講道,為甚麼這幾個月你都不來呢?」他說:「比爾,你的講道實在太好,這幾個月我都在思想。」現在你知道為甚麼他售出那麼多「雪佛龍」了。

他來了平安夜聚會。他很喜歡我們的平安夜聚會,長話短說,接下來幾年,平安夜和復活節他都來了。幾年前,在平安夜聚會裡,他遇見了基督。這位汽車零售商,曾誓言永遠不踏足教會的,把生命交了給基督。若今天你見到他,你會看到一個改變了的人。聖誕節期間有很多神蹟發生。當他告訴我他信了主,我想起了那次,我拿垃圾桶出去,我正打算轉身,跑回屋裡,但聖靈卻向我細語:「去認識你的鄰居。」

我再次問你:微聲細語有多重要?今早你們當中有些人來到,是因為一句細語;你本不打算來的,但你聽到了那細語:「今天你要來『水晶大教堂』。」有些在收看的人,你不肯定為甚麼你在看,也許是因為一句細語。當神細語,注意聽。當神細語,要盡力留心分辨。今天,若祂鼓勵你踏出信心的一步,就踏出那信心的一步;若祂鼓勵你向某個有需要的人慷慨施予,跟隨那微聲細語;趁此聖誕佳節,若祂邀請你接受這位聖誕嬰孩,世人的救主,作你的救主,跟隨那微聲細語。主啊,給我撒母耳的耳朶,敞開的耳朶,活潑、靈敏──能聽到祢的細語。像他那像,先要 ─ 回應祢呼召,順從祢聲音。


copyright 2009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