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集
比我更高的磐石(11/01/04)

專題主講

蕭律柏博士Dr. Robert H. Schuller

詩篇61篇以這些話開始:「求你領我到那比我更高的磐石。」我從未用這節經文講道,但前幾星期天我坐在這兒,小兒安珀讀經,讀出了這節經文;它就像一道雷電經過我,我整整一週都在思想,今早要向你們講道。
「領我到那磐石。」這是誰說的?為何他這樣說?他從哪裡來?作者是大衛,是同一個大衛,那牧童;他愛彈豎琴,他愛群羊,掃羅王留意到他。當時掃羅患上了神經的毛病,他的精神有毛病,要大衛為他彈琴,大衛就為他彈琴,你知道這故事的結局。故事始於先知撒母耳告訴掃羅:「大衛,不是你兒子,將會是下一任君王。」他兒子是瘸子。後來大衛作王第一天,就召見這個繼任人,這兒子想?藏,想逃避,他以為新王會殺他,但他被捉拿,帶到大衛面前。大衛說:「你是這寶座的合法繼任人,但這寶座已屬於我,你一無所有,但你可住在我家,我們會愛你,照顧你。」
這就是大衛,他是個極好的人,直到他掌握了控制權和能力。人常說:「權力使人敗壞,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敗壞。」若你想讀這故事,今天我不會讀的,在撒母耳記下;它簡直就像一齣電視劇,裡面有色情、暴力、欺詐、口是心非,真是可怕。這好好的小孩,他變成怎樣?當他得著權力,他開始相信他掌握一切,他有權力,於是不再恭敬、安靜地倚靠那位全能神賜他力量。
他已經有力量了,再也根本不必倚靠神得權力,他已經有權力了;他不必倚靠神得成功,他就是成功。在態度上的這些改變有何結果?使他陷入困境,這困境令他最終說:「引領我,主,求你領我到那比我更高的磐石。」
他遇到甚麼問題?我想用一個詞語來說:「他被淹沒了。」你曾否有過被淹沒的感覺?他被甚麼淹?不是要奪去他王位的仇敵,不,他被淹沒;我列舉五點:

第一他被試探淹沒。非常明顯,當他看見美麗的拔示巴,從沒有一位王所做的比大衛更差勁,他想得到她,於是把她丈夫差往前線,使他在進攻的過程中遇害,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於是她成了寡婦,他就把她娶過來,他被這誘惑淹沒了。我想我們的社會裡,也有許多人被試探所淹沒,他被淹沒了,然後是罪咎。
你從未讀過比詩篇51篇更有悔意的詩:「神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求你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
你若曾感到罪咎;你會,我也會。讀出詩篇51篇,很有治療作用:「領我到那磐石。」我能抓緊它,我不會被試探搖動,以致跌進罪中,領我到那磐石,那磐石能保證我得赦免。
數百年來,宗教提供了各種解決罪咎的方法,這些都是人能理解的方法,但許多都不穩定,大部份都視乎你付的代價,神學上稱之為靠行為得救;這行不通,因為沒有恩典。馬丁路德有著嚴重罪咎感,他做了教會說應當做的一切,他遵行禮儀,又謹守教會的律法,但最終仍覺得極之罪咎。他跪著上梯級,禱告求得赦免,後來神帶領他讀到一節經文:「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
你若感到罪咎,尋求神的憐憫和慈愛吧。「求你領我到那比我更高的磐石。」其餘的地方都是沙土。他被試探所淹沒;然後?當然,是罪咎感,然後呢?當然,被悲傷淹沒。他得到了美麗的拔示巴,他得到了她,她卻失去了她的孩子,他們的孩子。他得到了拔示巴,他們有一個兒子,名叫押沙龍,後來死得很慘。
罪咎總會混雜著悲傷。我年輕時輔導過不少人,在會友的摯愛的喪禮中,每一次總有人既悲傷又罪咎,通常都是不必要的。這裡,大衛的罪咎是當受的,他被悲傷所淹沒:「領我到那我能緊抓的磐石。」
一位很好的朋友今天遇到問題,他說:「我想我還未從失去兒子的悲傷裡康復過來。」悲傷淹沒了你,它跟你如影隨形。這教會一位會友寄給我一個很好的故事;赫萊,你今早在嗎?還是他參加了11點的崇拜;請站起來,好讓他們知道我講的是真話。他們認識你,因這是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故事,那就是我們的好會友。他說一個週五早上,他是我們的義工之一,當時他正擔任導遊,忽然,當時沒人在場,他看見一個男人進來;他說看見那人走進來,我就知道他不是可能思想者,那人走近我,看來不大高興,我問他有否聽過權能時間?他說有,還看過一次,我說,你要不要到處觀光。「好。」「但讓我先告訴你我的想法。」
我說:「好,告訴我。」他用了十分鐘告訴我這裡每一個問題,多麼失體面的消費等,他統統說出來了;我說,我在這兒32年了,相信我,你不是惟一一個批評這事工的人,但我們何不到處逛逛,看我能否改變你的想法。他藐視地說:「你會不好受的。」
我跟他一起1小時45分鐘,神蹟就是沒有其他人加入我們,整段時間都只得我們兩人;當我告訴他整個事工的開始,是一個年輕人跟太太一起,拿著500元和一台小風琴,橫越了半個國家,他們有建立教會的夢想,並要告訴別人神愛他們,他有點感動。
你能否相信這是從一間汽車劇院開始的嗎?他笑一笑,說:「你對我說的,我真不在乎要不要聽。」我們繼續,我告訴他關於植物園、婚禮、喪禮、囚犯的孩子的聖誕派對,他怎樣每年一次把整座建築物變為第七天基督復臨教會,許多年輕人擠滿了這裡。
我又帶他到露台,仰望希望大樓,我說:「多年來我參與這工作,有超過一個人對我說,他們活著,因為他們撥號新希望熱線時,那大樓裡有人拿起電話筒接聽,他們今天活著。」我指著信心之路:「許多人,許多我們不認識的人,付錢要把經文刻在花崗石上,然後把石放在路旁,讓走過的人能有機會讀讀聖經。」
然後我們看到水晶大教堂,我說:「一個週六下午,約22年前這事才剛完結;太太和我認識了一個年輕人和他妻子,那人對我們說,他不是這裡的會友,但他要帶妻子來看。當他很需要工作時,這使他們溫飽的地方,他是個裝玻璃工人,他有份裝嵌那些玻璃。」在好牧人雕像前我告訴他,有一次我們找到一張認罪的紙條,就在耶穌的腳邊;他說,那大概是個多年背負罪擔的人,把它放在耶穌腳前,就像千斤重擔從他們肩頭御下。然後他告訴我,許多年前他九歲大的兒子死於癌症,他說,自此我完全與神隔絕,被悲傷淹沒。
他說:「我無法相信發生在我身上的事,直到今早我進入這地方。」我說,讓我們禱告吧,正當這時他的電話響起,是他太太,她開完會了,想跟他一起吃午餐;他說,要我禱告他和他太太會得祝福,並常常感受到耶穌的同在。
禱告完了,他向我展示手臂上的雞皮疙瘩,他說:「你知道這是甚麼?」我想這代表聖靈,我說:「你說的對。」我也向他展示我臂上的雞皮疙瘩。被淹沒,你們當中仍有人被悲傷淹沒,潛意識裡你以為你已擺脫了,但它卻在危害你:
被試探淹沒;
被罪咎淹沒;
被悲傷淹沒;

然後,被威脅淹沒。是的,大衛有敵人,但他人生的真正威脅是對權力和控制的感覺,他要擁有,他要操控一切。
生命帶給你威脅嗎?你要贏取甚麼戰役嗎?要掌握、行使權力嗎?在你的家庭、婚姻、事業、專業裡?還是在政治、經濟方面?
你是老闆,你是王;它要淹沒你,直到你聽不見別人,感受不到別人的感受,你又如何?你曾否感覺到被淹沒,也許今早,也許上星期。
一天我聽到這故事,關於一個人和他妻子的,很有趣;他們被不同意所淹沒,有一段時間,他們甚至互不理睬,就是板著臉,不跟對方講話。直到一天晚上,他要上床睡覺,他記得第二天早上要去釣魚,要五點鐘起床,但他不想對太太說話,於是他留了一張紙條在她的枕頭上,明早五點叫醒我。他九點鐘醒來,看見枕頭上有張紙條:「五點了,起床吧。」
有人被紙張淹沒,有人被計劃淹沒,有人被人淹沒,有人被問題淹沒,有人被可能性淹沒,這是我人生裡最大的問題。不久前我跟力奇談話,他是我的孫兒,高力奇,天才橫溢。最近他不唱歌,他剛改變了對音樂的研究,我說:「力奇,你要做甚麼?」
他說:「我不曉得,很難決定。」我說:「是的,你可以成為專業的演員,這點毫無疑問,你可以在荷里活大紅大紫;你可以作個表演藝術家,你有把好嗓子,我知道你對藝術很有興趣,你很有這方面的天賦。在建築界,你可以成為出色的建築師,對。」他說:「我就是有太多天賦了,被天賦淹沒。」機會,可能思想,是的:「領我到那磐石。」以致我能作出正確的人生決定。
領我到那比我更高的磐石。否則你會被不安全感所淹沒,或許是有意識的,我的錢往哪去了?我損失了多少?我得的足夠嗎?更多,更多,更多,何時才足夠?這樣的靈會導致甚麼?對,貪婪,那並不帶來喜樂,被不安全感所淹沒。領我到那磐石,聖經就是這樣做;它教導我們,若我們把十分之一的金錢奉獻給神,就不必憂慮其餘的90%,若你不奉獻那十分之一,你永不會因所留著的感到滿足,這是你當作的決定。
被有意識或無意識的衝突所淹沒,許多時淹沒我們的不安全感是沒意識的;潛意識在想,這段婚姻能維持嗎?能歷久不衰嗎?我的孩子會學好嗎?孫兒又如何呢?他們怎能在這樣的世界成長而保持道德純潔:「領我到那比我更高的磐石,主。」
然後你會憂慮,也許是有意識的,或肯定是無意識的。關乎終極的安全感,那稱為死亡,因無人會談論,那不是好消息,若你認識耶穌基督,那就是好消息。因在這兒,我能給你一塊磐石,是永恆的。抓緊它,領我到那磐石。那是個禱告,問題,這禱告有沒有蒙應允?怎樣蒙應允?何時蒙應允?
讀讀撒母耳記下,大衛找到那磐石,是暴風海洋中的堅固島嶼,是他信心不可動搖的、穩固的、堅固的根基,帶領他走到快樂的終結,就是今早詩班為我們唱出的美妙詩歌;快一點,聽詩人說,他找到了堅固磐石,他這樣寫道: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阿門。」

這是我為你提供的信仰,這就是那堅固磐石,我站在基督堅固磐石上,其它的都是沙土,阿門。


COPYRIGHT 2011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