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集
發現自己的可能(25/01/04)

專題主講

蕭安珀博士Dr. Robert A. Schuller

今早我要跟你分享如何發現你的可能。我深相信有各種的可能,有待我們去發掘、認識、運用;使我們成為神呼召我們成為的人,那並不意味我們只是世界一般人認為的超級成功人士。

柏拉圖曾說:「智慧人寧願受罪也不願犯錯。」要發現神為我們人生所準備的可能,往往是個發現苦難的過程。有時候發現自我,就會讓我們看清楚,從前我們沒想過有可能的潛能。

今早我想看一看摩西的呼召;摩西如何發現自己的可能,神如何以最戲劇性的方法使用摩西,去完成那絕不可能的事。開始時,我們要明白神常使用不完全的人。那豈不奇妙?神總使用不完全的人,去完成祂無懈可擊的計劃。

神在千萬人之中選了摩西,他是一個殺人犯。祂揀選了一個殺人犯,豈不奇妙?我想祂故意那樣做,為要讓我們知道,無論你曾經做甚麼,無論我們有怎樣的過去,我想沒有人比摩西更可憎了。

神揀選了他,摩西怎樣回應神的揀選?他第一個反應是:「神啊,我是甚麼人?您竟差我去見世上最有權勢的人,法老?」我是甚麼人?我想當我們看見那些可能,當神開始向我們顯明,那些把我們嚇得半死的人生的夢想、異象、抱負,我們常會這樣問的。

多年前我也有過這種感覺。當我感到神呼召我離開水晶大教堂,不再當這裡的宣教部部長,到聖胡安擔任一間小教會的牧師。那是個有趣的情況:我感到神呼召我離開水晶大教堂。我不知道甚麼時候,不知道往哪裡去,不知道怎樣做。但有一天家父和我開車從這裡前往聖地牙哥,途中我指著一塊地,說:「我要在那裡建立我的教會,那裡剛好有個97畝的牧場,我要向那牧場的主人要10畝地,那麼我就可以在那裡建教會。」家父,一位明白可能和發現你的可能的偉大人物,他看著我,說:「安珀,要20畝地就跟要10畝地一樣容易,這是真事。」我說:「按這個邏輯,要40畝地就跟要20畝地一樣容易。」當我們抵達聖地牙哥時,已經決定好了,我們要向他要整塊地。當我去找那塊地的主人──甘約翰,費活企業的創辦人,我感覺自己有點像摩西。我說:「約翰,神呼召我在聖胡安建立教會,祂想我在你的牧場上建立教會,神顯明祂在我們人生中的可能,那路徑往往不是我們能夠想像的。」我想約翰會給我好的回覆。他往後靠著椅背,說:「就在昨晚,內子當娜和我決定要把那牧場送出去,我們已經把它送給人了。已經沒有了,我已經無權把它送出去了。」我目瞪口呆,絕對是目瞪口呆。但幾個月後,那機構無法覆行承諾,那是興建一所退修中心;於是他把那塊地送給水晶大教堂,今天我們仍然擁有那塊土地,我們在那裡蓋了一間美麗的退修中心,我們在那裡舉行可能思想座談會,跟人深入分享如何發現神賜給他們的可能,以致能成為神呼召他們成為的人。

神呼召了摩西,摩西第一個反應就是:我是甚麼人?震驚過後,他接下來的反應是:「但神啊,以色列人該不會聽我吧?也許他們想這只是我編造出來的,人總是多疑的,您知道。」最近我在報紙看到一篇關於湯告魯斯的文章。他曾經去倫敦,他在倫敦出席新片的首映禮,當時他混在人群當中,他拿了身邊一個人的手提電話,那人正在跟朋友講話。他這樣說:「用影迷的手提電話跟陌生人交談不是問題,雖然有時候很難令電話另一邊的人相信那是我。大部份時候他們都不相信那是我,所以有時候他們會掛掉電話。」

你能相信嗎?他們不相信他,我以前也有類似經歷,我致電某人,我說:「喂,我是蕭安珀。」他們說:「哦,是的。」我說:「不,真的,我是蕭安珀。」他們說:「聽起來不像哩,你的聲音很年輕嘛。」

摩西對神說:「假如他們不相信我,那怎麼辦?」假如他們不聽我,那怎麼辦?
我們的情況也一樣,當我們發現神為我們預備的各種可能,我們就開始問:「主啊,我嗎?您以為人會聽我嗎?您以為我能影響別人嗎?」

神使用不完全的人,去完成祂無懈可擊的計劃。神使用平凡人去做不平凡的事。當神呼召摩西時,摩西已經融入社會,他在那裡已經是個老牧人了;就像任何一個平凡的男人。神呼召他,他的第四個藉口,你知道那是甚麼嗎?他的第四個藉口是:「但,神啊,我沒有好口才。」我不能像蕭律柏那樣講話,我不能像葛培理那樣講話,我不過是個普通人。

我想我們大部份人都有這感受,我們不過是平凡人。當我蒙召進入事奉,我知道那感覺,我坐在你們每個主日都坐的位置上,聽著家父講道。我很希奇他能站在人前講話,聲音卻一點不抖震,因為我每次站在人前講話,聲音就顫抖不已,膝蓋也抖過不停,總之就是嚇得半死;我真的很怕站在人前講話。在學校我總會坐在課室的角落,假如我感到老師想要叫我,我就會馬上低下頭,裝作很努力學習的樣子。假如她真的叫我,我的聲音就會變得沙啞,我會發抖,我會怕得要命,我無法思想,無法回答問題。整個大學生涯都是這樣,大學的演講課我總不及格。真的,進神學院時情況還是一樣,我不曉得自己能否克服這恐懼,就是無法在人前講話。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次,我在這裡,水晶大教堂向一群女士講話。有些事情發生了,我感到這冷靜的平安臨到我,那是我讀神學的第一年,直到我需要的時候,神才賜給我那祝福,使我能從容地站在人前講話,不再害怕。

當我們向前邁進,接受那挑戰和神的呼召,會發生甚麼事呢?祂會填補空隙和不完全的地方,祂把平凡的我們變為不平凡。原以為我們必須要的一切,結果發現要不是不需要,就是神已經賜給我們了。

然後摩西有一個最後的請求:「主啊,差遣別人吧。」他是那樣說的:主啊,差遣別人吧。我想我們也常有那樣的感受。一天早上我醒來,打開報紙時也有那樣的感受。那是多年前的事,那份報紙的頭版有一張相片,相片中有一堆瓦礫,瓦礫堆上坐著一個潦倒的墨西哥漁夫,他坐在墨西哥拉卡布自己的家上,颶風摧毀了整條村。那是週一的早上,我舒舒服服地坐在辦公室裡看著報紙,說:「多可怕的事,這可憐人。」這時內子走進來,說:「安珀,發生甚麼事?」我說:「我剛在看頭版,看這可憐漢,還有他的房子,人若不幫助他,就真是太糟糕了,希望有人會幫助他。」你知道嗎?最糟的是他的房子沒買保險,他沒錢重建房子,他要設法利用那些垃圾來重建,沒有人幫助他,真是太不應該。內子看著我,我想是神的聲音藉著她扎進我的心,她說:「那麼,你能夠做點事?」我說:「我嗎?誰?我嗎?」她說:「是的,你可以做點事,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對自己說,讓其他人做吧,請差別的人去做。但第二天我坐在宣教飛行團契的小飛機上,趕去墨西哥拉卡布,當時沒有公共交通工具能到那裡,我的目標就是要幫助一個人重建家園。然後我就會回家。我想我只能做到那樣。

我到了那裡,我見了地方司法部的首長,他說:「你不能蓋房子。」我說:「這話怎說?」他說:「假如你只建一所房子,那人就會遭其他人排斥,他們會攻擊他,那會造成社區的大災難,你必須重建整個社區。」我說:「重建整個社區,這是甚麼意思?」他說:「就是這個意思。」我說:「那重建整個社區要花多少錢?」「25萬元,你就可以重建整個社區。」我要募集25萬元,於是我回家,靠著世界宣明會、我們的會友和其他人的幫助,我們籌得25萬元,我們重建了墨西哥拉卡布的社區。

神用不同方法呼召人,我肯定神在這一刻正呼召你,要你發現那可能,就是神要你生命完成的事。神呼召我們作祂的器皿,祂幫助人的器皿。我們做的時候,有人會嘗試阻撓,使我們無法成功,他們會提出各樣藉口和理由,但我們的目標就是繼續聽神的聲音。認識到雖然我們不完全,但神要使用我們每一個。雖然我們很平凡,但祂要使用我們,因此我們要繼續努力,繼續向前,繼續信靠。

神啊,我們感謝您。因您在這裡,因您在我們中間,因您在說話。您藉著賜給我們意念,我們在報紙上看到的,在街上聽到的,朋友喚起的回憶,向我們說話。所以,主啊,幫助我們相信,相信我們能改變世界,使它變得好一點,相信我們能發現我們的可能。主,我們感謝您,讚美您聖名,阿門。


COPYRIGHT 2011 HOUR OF POWE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OP Privacy Legal  
Designed by: Ultragraphics Ltd.